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际动态 > 欧美在线 > 文章

有限披露影响美国大选

时间:2016-11-29    点击: 次    来源:马克兔文    作者:Dr Michael Salla   - 小 + 大


在11月3日的更新中,SSP举报人Corey Goode得到的最新情报,说明一个由美国军事和公司联盟及其全球盟友共同运作,向大众公开SSP信息的计划正准备实施。该公开版本将是逐步揭露过程的第一阶段,就如何推进揭露过程以及牵涉多大的范围,全球精英们正与多个机构进行幕后商谈。相关克林顿总统竞选主席约翰·波德斯塔最新维基解密文件所透露的内容,给Coode最新更新的情报以特殊的支持。摇滚明星汤姆·德龙在与他的机密邮件中推荐两位空军将领及洛克希德·马丁臭鼬工厂高管协助其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披露UFO。


空军少将威廉·麦卡斯兰

德龙说,他有十位高级内部人士协助自己揭露51区正在使用的反重力TR-3B多用途飞机和SSP航天器背后的真相。感谢维基解密,让我们知道,除了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的空军研究实验室的前负责人威廉·麦卡斯兰少将(退休)外,和德龙一起工作的还有现任洛克希德·马丁的臭鼬工厂主管Rob Weiss,他在51区有重要的研发设施。另一位协助德龙的美国空军官员是迈克尔·凯里少将,他为德龙的合著书籍《隐蔽机器》发布推广序言。这是我们现在所知道来自美国军事工业集团十名高级顾问中三位人员的名字,这些顾问正在协助德龙。维基解密文件证实德龙确实知道了一部分官方批准的现阶段高级别UFO揭露计划。所有这一切都与Goode的最新更新直接相关。据Goode描述,他被带到会议上,在那里他遇到以前”SSP联盟”的联络人冈萨雷斯(化名)中校,中校向他介绍了过去四个多月关于UFO和外星揭露谈判过程的一些进展。

Goode如此描述揭露谈判:“冈萨雷斯然后给了我一个总结性的简报,说明在最近的阴谋集团会议上发生了什么。似乎这些团体就如何过渡到新经济社会讨论中取得了一些进展。这些团体最近也同意推进50年至100年的有限揭露。他们未就如何进行有限揭露达成一致,但已经开始通知较低级SSP(军事情报部门/DIA/NSA计划)的成员,准备在不久的将来向我们揭示自己。”


Goode描述了这些“低级别SSP”只是他在1987-2007年所工作的更高级别SSP的圈外人员。Goode说他现在更喜欢称这些人为MIC SSP「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 (MIC) SSPs美国军工复合体SSP」人员,原因如下:“虽然这些团体主要是在地球上,并且隔绝了我所经历SSP生涯相关的任何知识,但除了不被允许访问的秘密级别之外,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较低级别的”。单元分割与掩盖非常有效,就像要侵犯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一样,几乎不可能令他们相信有其他更先进的SSP项目。


冈萨雷斯继续告诉Goode一些商定揭露方案以及准备释放多少外星生命的真相:”冈萨雷斯说,各方都同意一个“滚动揭露”。这些团体已经决定,除非发生民众起义,他们会把这些信息切成小块慢慢向人类公开。这些团体还决定搞一个其中包含类人种族已经与各国密切合作了一段时间的有限ET揭露项目。“


下面是冈萨雷斯对于美国空军主导SSP揭露计划更详细的内容:”该团体决定,在介绍其他外星人之前,他们将首先公开MICSSP。也就是说,其中一个SSP计划的领导将被告知,他们会被披露。这些团体披露的就是由空军、国防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控制的计划。它包括许多无人和载人卫星。有至少两个载人空间站,比ISS(国际空间站)先进50至100年。“ 披露这种具有隐形和其他先进科技水平的载人空间站绝对会引起全球新闻媒体轰动。将将迎来航空航天工业的革命性变化,并对新一代航天爱好者产生巨大的影响。然而,这样的披露远远比不上古德和其他类似威廉·汤普金斯所公开揭露的,那种具备星际旅行,有数公里长太空母舰水平的更先进秘密太空计划。
特别是汤普金斯提供的文件表明,美国海军在1950年代就开始与一些大型公司如道格拉斯飞机公司设计这种水平的科技,最终在犹他州的瓦萨奇山脉秘密设施中建成。


汤普金斯在道格拉斯飞机公司所设计的海军银河旗舰

下面是Goode提到针对谈论更先进SSP的抹黑运动:"为了保证有限揭露的叙述成功,这些团体已同意,必须大力打压所有其他相关叙述。他们必须诋毁那些分享在太阳系中曾经有更广泛活动经历和知识的人。在准备抹黑之前,为了尝试有限披露的叙述,他们会有人站起来问:“奴隶贸易是啥玩意?报道地球已经被负面外星人控制了这是什么意思?”


巧合的是,资深揭露倡导者史蒂文·戈瑞尔博士最近批评Goode和汤普金斯是心理控制的受害者,说他们已经被植入了秘密太空计划的经验程序。戈瑞尔说:"在20世纪90年代初,我遇到了一个情报人士,他为情报界开发了一套电子系统,到1956年他们就能使目标人物按照系统编程的经历照本宣科,这就解释了为何许多人喜欢像Corey Goode和Bill tompkins这样的人的经历,以及你听到类似的经历。这些人......是这些计划的受害者,它旨在创造一种世界末日的脚本,部分有经历的人相信是真实的,但这是情报界搞的经历脚本。"


虽然Goode从未说过精神控制技术没有被用在他身上,同样也不能说,汤普金斯到1984年为止,四十年海军和航空航天企业的事业和随后在海军联盟的工作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入侵性操作。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私下采访了三位退休海军军官,Larry Marsh少将,Larry Boeck舰长和Lumley副舰长,他们都已证实汤普金斯几十年来在美国海军界一直是备受尊敬的人物,并愿意实名证明这一点。重要的是,Boeck和Lumley证实,在20世纪90年代,当他是Rogue Valley委员会海军联盟总裁时,汤普金斯被认为是外星人的专家。海军少将Marsh告诉我,汤普金斯 1991年成立的Rogue Valley委员会海军联盟被认为是海军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他为了去俄亥俄州梅福德会见汤普金斯并主持启动仪式,特意请了三天假,当时他担任华盛顿州班戈市西雅图海军潜艇基地和潜艇第九团的指挥官。我高度怀疑一个活跃的海军少将放下两个重要的海军指挥职责去陪一个心理控制受害者去玩。不幸的是,看来戈瑞尔博士出于偶然或有意地与MICSSP针对Goode,汤普金斯等全面揭露人物的抹黑行动校准。在11月3日的更新中,Goode解释了拖延全面揭露的理由:"他们想长期拖延揭露的真正原因是这些人犯下了反人类罪行。如果具体确凿的资料被直接放出,将影响到参与联盟的每个人。这是阴谋集团企图阻止完整的数据被转储释放所使用最厉害的伎俩。长期缓慢地暴露真相会让许多人在他们的罪行被完全释放之前终老死去,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逃避任何对他们的起诉。"


Goode接着描述了总统选举,唐纳德·特朗普正被SSP联盟秘密支持:"冈萨雷斯和我谈到了一些其他的话题,现在我还不能透露太多。但可以提一下,他证实特朗普确实是被联盟所支持。特朗普当然不会从自己的阵营中亲自加入这场战斗。他说他干过各种令人不安的事情,然而,他并不代表那个积极准备启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杀死数十亿人口的团体。" Goode介绍了主流媒体是如何用“操控系统”描绘特朗普的:"看看特朗普实际上说了什么,以及控制主流媒体解读他言论之间的差异真是令人震惊。给那些现在才开始看清楚“操控系统”是真实存在的人造成了巨大的困惑与沮丧。"

然而,不断泄露的文件在提醒替代媒体和公众应注意的真相。这些文件中有一个是匿名泄露,牵涉到克林顿总统竞选阵营的一家顶级咨询公司叫Benenson战略集团,他们讨论如何利用内部调查重振萎靡不振的克林顿竞选团队。Goode说:"最新“匿名”泄露的一份据说来自克林顿基金会的文件显示,希拉里在10月份的支持率惊人地下降,这种趋势还在急剧加快,因为FBI局长詹姆斯·科米在万圣节前重启对希拉里电邮门的刑事调查。泄露文件提供了应对这种支持率下降的各种可行的解决方案,包括通过制造外星人入侵的假旗事件转移公众视线。"


Goode接下来提供震撼的启示说,联邦调查局正在积极与俄罗斯的普京合作,帮助其找出真相,这是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准许重启调查希拉里·克林顿电邮门的原因之一。这导致了令人震惊的俄罗斯和FBI之间相互勾结的公开声明---这正是我们多年来揭示联盟的一个重点。最后,Goode描述了另一起MIC SSP试图对他查认信息的绑架事件,这是2016年初以来的第三起。之前他的揭露曾引起三名SSP联盟特工的绑架。Goode的准确信息还引起了MIC SSP怀疑,他们想确认他说的是否是真的,因为Goode描述的是一种比MIC SSP更先进的SSP技术层级。



因此,Goode描述了MIC SSP的空军高级官员对他的盘问:”当我观察他们在做什么时,另一个人走进了房间,两位飞行员即刻立正致意。这三个男人都穿着没有身份标识的空军制服。最后进入房间的那个人是白头发,留白色胡须,表情威严。他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而两个飞行员又从我身上取了头发和血液样本。在拿走样品后,他们被打发离开房间。这个看起来像负责人的家伙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他开始就LOC(月球作战指挥部)和SSP联盟地位的问题对我盘问。这看起来就像一场老学校对学生的测谎仪式的心理测试:“你知道,”他说“在情报圈,你正当做笑柄被人嘲笑。” 他在说话的同时,密切关注我的表情和眼神。似乎是在对我进行心理分析或测谎……我问该怎么称呼他?他看着我,好像我是个白痴。他说:“就叫我先生。”我问他为什么将我重新召回,以及为什么他如此怀疑最后一次我被SSP联盟三名成员绑骗的经历。他说这次是一个重复收集证据的流程,以便保持证据链的完好。这样做是为了排除先前团队出错或者篡改结果的可能性。他接着说,他不能接受我说的真相。我提供的资料远远超出了他的情报范围。他说,这是不可能的。所谓的SSP联盟仅仅是他们自己的计划中极少数的捣乱分子。我最初确定的一个人确实是在他所负责监督的一个项目。他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凝视着我的灵魂,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Goode说,离开伤害他的审讯飞船后,他被带到与玛雅在一起的冈萨雷斯见面,他现在是玛雅与SSP联盟之间的联络人。冈萨雷斯解释说,允许审讯的发生是推进计划的一部分。Goode猜测计划是:我问他指的是什么计划,为什么我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他说,现在还不能详谈,并请我继续信任他。他很快会让我知道这一计划的内容。这很可能是一种手段,将对我的审讯通过有价值的网络发布,进入MIC SSP的视野,以帮助他们理解,确实有其他的SSP存在。那个白头发的家伙似乎对我的说法感到困惑,他为了求证而亲自来盘问我,并监督整个过程。


总之,根据Goode的最新报告,美国空军,美国国家安全局,国防情报局和国家侦察局主导的一个SSP官方披露计划已经达成协议,正在加速推行。并准备竭力抹黑Goode、汤普金斯和其他揭露美国海军/SSP联盟运行的更先进太空计划细节的人,同时将有限的揭露信息披露给公众人物,例如:汤姆·德龙、美国空军内部人士、史蒂文·戈瑞尔和其他人。最后,下周的总统选举对于秘密太空计划和地外文明的公开是非常重要的。根据泄露的波德斯塔电邮,克林顿阵营已经有像德龙这样积极参与“有限揭露”举措的支持者,并至少得到两位退休空军将领的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胜利有可能会加速这一“有限揭露”的推进,并导致一部分外星群体被公开,如Goode所说,这是有风险的。他和一些人都认为,克林顿强硬的俄罗斯政策可能会导致军事敌对行动,这将无限延长披露过程,甚至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另一方面,唐纳德·特朗普获胜也会产生许多不可预测的结果,包括正面和负面的。最不愿看的结果是加剧美国种族紧张局势,导致大规模的内战发生。然而,我们期望最理想的结果是,一个由Goode的SSP联盟所支持,全面公开秘密太空计划和地外文明的真相。这必然会彻底改变地球上的生活并令“伟大的美国重生”。

上一篇:美国在任总统首次公开承认51区存在ufo外星人

下一篇:西门子公司涉嫌太空奴工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