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等离子体生命与第五维度——林永峰

时间:2017-02-01    点击: 次    来源:翻译    作者:林永峰翻译   - 小 + 大

等离子体生命与第五维度

       如兆注:本文是由林永峰老师翻译的,原刊登在上海UFO俱乐部的UFOCLUB简报第75期。为了供更多探索者共享、用于探索参考,转载在这里。林老师是本人的好朋友,是一位年轻学者,他学风非常严谨,本人非常赞赏。在转载之机,请允许我借此向永峰老师表示真诚的敬意!

       (注:俱乐部简报主编)编者按:本文来自“The New Circlemakers-----Insights into the Crop Circle Mystery 《新的麦田圈制作人》——透视神秘的麦田圈(安德鲁.柯林斯著)一书,由林永峰先生翻译片段。供UFO爱好者探讨参考。并在此真诚的感谢林先生的辛勤劳动和无私的奉献。

译者说明:

感谢黄红新先生,我才有机会接触这本西方麦田圈方面较新的研究专著。这是一本充满创造力想象力和严谨探索精神的书,出版时间并不算久,书中所涉及的内容范围不只限于麦田圈,还有对与之并列的自然界其它特异现象的解读,通过对麦田圈的深入研究并展开而关联到了外星生命,等离子体生命,第五维度时空等内容,对致力于研究探索UFO及其相关现象或对此感兴趣的人士,能起到拓展思路,开阔视野的作用,有助于读者了解此类现象发生发展的历史脉络,对把握该领域内的国际最新研究进展,也有重要意义。本文仅是书中一节(第23节)的翻译内容,此后可酌情给出更多的节选或整体翻译。(林永峰,201566日)

23节:等离子体生命与第五维度

莫斯科俄罗斯科学院普通物理研究所的维..茨托维基的认为,生命有可能以标准的碳基生命体之外其它模型的生命构成形式存在。通过与德国戈沁地区的大普朗克地外物理所的同事和悉尼大学的研究人员共事,他认为在某种无机条件下,特别是微尘环境中,可以合成一种具有独特的自组织变化的复杂混合体。通常,物理学家可能会认为这类结构是随机产生的,但茨托维基和他的同事们注意到这些固态粒子线条似乎能扭曲成类似螺纹线的螺旋形态,或称之为螺旋结构,它们能被充电,变得互相吸引。这些成股分段的线条似乎有直觉一般,能自发地自我成形,并带有生物分子的记忆特征,例如像DNA蛋白质那样,从而构成非碳基生命的基元。这些无机物自组织线条能够分裂或分成二条,进行自我复制,进而与另外的线条相互作用产生新的结构,以适应其周邻环境甚至能进化出更复杂的结构,同时让适应能力不强或有残缺的个体线条自行分解或断裂,如同自然选择规律中的适者生存,从中表现出了活性生命体(构成单元)所具有的记忆特性。由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适宜条件下,通过这些无机物的自组织过程能形成新的生命模型,构成一种非碳基生命的组织体。

即使对茨托维基等研究人员来说,这些发现也是难以置信的。因为这是在与36.5亿年前地球上的生命生成环境十分相似的环境下的实验结果。但需要附加一个重要说明:这些无机自组织线条类存在物只能在等离子体状态下存在。而这是物质存在的第四种存在状态。解释一下物质的四类存在状态:物质首先以固态存在,受热后,变成液态,这是物质存在的第二态,而当液态物受热后,会变成汽态,这是物质存在的第三态。通常宇宙中物质以这三种存在方式混合存在,在受热受压等相关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但物质还有第四种存在状态,即等离子体态,其组成可以是闪电中的物质,诸如球形闪电,一些奇异的发光体形态 物,甚至可以是燃烧的火焰,这时对其再加热也只是热度增加而已。本质上说,等离子体由气态离子组成(电子离开了原子后,留下的带正电的原子和自由电子及其它中性粒子,由这些粒子离子混合在一起)。茨托维基认为:“这些复杂的具备自组织性的等离子体结构展现的上述特点,使其具备了构成无机物生命物质所需的资质......他们有自主性,有自我复制能力,还能自动演化”。他强调能形成这些螺旋结构的理想的等离子体环境在外太空十分常见,因此,在外太空某处空间深处,很有可能存在着等离子体态的生命。

我们通常所见到的光(物质)多来自恒星,星云,超新星等,它们都以等离子体态存在,太阳本身就是个半径150万公里(932060英里)的等离子体球,由核聚变供热。在超高温状态下,等离子体也可以由塌缩的星体如黑洞或中子星产生。这些等离子星体不仅有环绕着它们的离子态气环,也可以形成沿其轴向以接近光速高速喷射的等离子体光柱,形成包含超高能量宇宙射线在内的电磁光谱形态的能量释放。理论上认为中子星是常规恒星在烧尽核燃料后塌缩或引力压缩而成的直径约67.5英 里的球体,由夸克、胶子等离子体组成,通常被认为这些是大爆炸后短时间内就充满了宇宙的物质。由这些(科学)事实可以推断,深层空间的物质,象中子星等,是基于等离子体生命形式的生命机体的物质来源,甚至其自身也可能是以其特有方式存在的(等离子体)生命形态的一部分。这也是我深思许久的理论,它追问着这 样一个问题:如果等离子体生命真的存在,可能会被认为是一种有生命的、会思考有同情心能交流的心智和我们相似的生命。

茨托维基指出等离子体可以通过制造闪电类电击来制造,因为等离子体的无机自组织结构体与生物大分子特性如此相似,或许,这可以使得生成第一个有机物分子的模板成为可能,继而进一步在地球上创造出新的生命。换言之,无论是在地球上还是在外太空,等离子体生命的存在在先,之后才有的能组合成第一个生物意义上的生命的化学蛋白质的合成。

这种前卫的先锋思想,可比一种有生源说或胚种论,即地外生命起源学说,认为生命是地外生命随着飞行载具(带)来到地球上的,此类载具可以是飞行器,更有可能是流星,小行星,或慧星,该理论认为生命可谓无处不在,也就是说,没什么可以阻挡宇宙中其它地方的等离子体生物驾临到地球上。

许多奇怪的光体形态物,UFO等,现在被认为是在高层大气层中或地球内部生成的等离子结构体,这当然是挪威的赫斯达研究项目所得出的结论,关乎项目展开的第一年在赫斯达地区的大量目击报告。

英国国防部(MOD)于1997年展开了一项代码为匹配(CONDIGN)的主题研究,目的是评估“UAP”(未知大气层现象)的本质,其中含有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危胁的因素,MOD随后开始了对1981-1997十年中3000个案例的调查,其长达465页的官方报告于2000年完成,并最终于2006年根据信息自由法案向公众开放。得出的结论是尽管这些UFO不明飞行物没有对国家安全造成明显威胁,这些有关UFO的目击报告物也不能因为能被解释成是金星,是外形奇怪的云,是卫星发出的光成象,是卫星,陨石、火球等,就可以对之忽略不计。它们很可能是漂浮的等离子体。其奇异的等离子体结构由电磁场束缚成。即使通过英国国防部也看不到UFO对英国空防的威胁,其它有可能出问题的方面也是如此,如在飞机或直升机起降时的靠近等,这里并没有考虑到这些浮动的等离子体物可能的感知性能力。

很多情况下,形状奇怪的发光体对观察者是有反应的,可以是应(召唤)命令而出,或应对人的直觉思维。如本书前面提到过的,神秘光体甚至能引导迷路的人重返安全地带。这种行为强烈表明了一种智能感知能力。其中一些案例中还可解释为对相关证人在其无意识状态下的意念致动。这种新的等离子体物能是存在于奇异发光体内复杂生命力的基础吗?或许这种等离子体结构物能有智能行为,还可互相沟通,甚至能与人类联络?

我们看到,被认为由发光体中产生的强大的电磁场能严重影响人脑。造成恶心眩晕昏厥等严重机体反应,以及幅射病和心理影响,例如致幻,产生妄想甚至有濒死体验。此外,与这些发光体距离越近,通过时空扭曲对人的功能难以恢复正常的影响就越大,目前已经有多个证据表明这类时空包裹与等离子体环境有关。

自从上世纪80年代量子物理的统一场理论有了投资数十亿美元建造的粒子加速器的实验辅助(比如日内瓦的LHC),量子科学家和粒子物理学家们已经开始试着确定多维空间的存在,因为如果第五维度空间存在,科学家们能借用LHC检测第五维度的回馈信息。2007年一个匈牙利研究团队宣布,他们认为存在于某深层空间物体上的极端引力是关健,这种深层空间能为第五维度空间的存在及其对(常规)空间的影响作用提供较强证据。布达佩斯的粒子与核物理研究院的科学家正把注意力集中在天鹅星座的奇特星体系统X-3星 上,它由坍塌后压缩的星体构成,被认为是中子星或怪夸克星,在一个大的主序星的紧致轨道中运行,就和我们的太阳一样。前者从后者表面获取氦气,这些气体受热后形成超热的等离子体(离子态气体)环绕其轨道。多余物偶而会间歇性沿着压缩球体的中轴喷射出来,是能穿越深远空间的强大粒子喷流,可远达数十万光年之 处。

格致利.盖博.巴纳福和他的合作者勒外,和卢卡斯,及此项研究中的匈牙利研究团队,调查了在两个邻近的天鹅座CYGNUS-X3之 间是否有强引力场存在,据其提出的假设,这种重力场可以强大到可以在两个正常状态非活性的第五维空间和构成中子星核的夸克胶子等离子体之间形成相互作用。结果形成了形状怪异的亚原子粒子体怪夸克体。这些夸克能穿过其表面与正常时空中产生的其它粒子碰撞,产生了有独特特性的超高能宇宙粒子“小天鹅”(“CYGNETS”),似乎这些粒子已经被探测到撞击了地球并穿越进入了地底深处。

巴纳福和他的同事认为极端引力可以产生第五维度,后者通常以卷曲的“弦”或“叠起”的形式存在。展开后才可以与我们这个时空相互作用。在实体宇宙中,人们尚不知第五维度能影响到物质的存在,但就怪夸克星体而言,当正常夸克粒子受力缓慢地穿过4维时空时,会变变得像怪夸克粒子,因其在靠近叠起来的第五维空间时需要卷起来,这种状态能在星体内形成某种稳定性。

如果第五维态不存在于深层空间物质之中,例如在疑似中子星天鹅座X3星(CYGNUS-X3) 中,这种环境对基于等离子体态的生命也可谓成熟,于是就很可能在一些漂浮态等离子体中就存在有这种与之极相似的环境,例如在我们这个空间天空上常常出现的奇怪的发光体中间。是否真有这种可能,答案取决于这些等离子体结构体核心强大的电磁场的存在模式。其中的一些模式可能造成引力扭曲,从而把卷曲的第五维空间从中展开。所以,任何人或任何物体进入或与这种等离子体结构体接触都会进入一种第五维的环境中从而产生相应结果。

所以也有可能在除了其自身的非常规生物模式和可做生物感知的特点之外,这些奇异发光体还可以将现有时空包裹于其内部的第五维空间环境内,(或因其内部存在的第五维时空,能将我们的局部时空包裹起来),象1974年在埃赛克斯(ESSEX)发生的戴(DAY) 家庭所经历的时间丢失绑架事件,如果属实,那么唯一一种解释就是轿车和车内的人被临时性地从常规空间移走,在进入第五维度的时空领域,在被绑架者失去了他们生命中的三个小时并被移动了半英里以后,又从这种约束中被释放出来。时间对他们而言那时过得非常快,转舜间他们在这个常规时空里的三个小时就丢失了。

在许多时间遗失案例中,经历者所能回忆起来的都与他们经历过程中所遗失的生命中的时间长度没有明确关系,例如,美国作家戴维.海瑟尔对“多次重复经历者”UFO事件证人盖瑞.阿姆斯壮(假名)的回述记录:《丢失的七个小时(1978)》。他于1967年从英国本土移居到加拿大的杰克逊(JACKSON
POINT),
他和他妻子苏珊就在那里定居了下来。因为他有不同的UFO目击事件经历,最终使得他在1973年和调查者戴维.海瑟尔有所接触并最终导致了这本书《丢失的七个小时(1978)》的成书。

这里我们主要讲与阿姆斯壮的第一次UFO遭遇有关的事,那是发生在他12岁时的事。当时他们一家人住在伦敦东南市郊的西登汉姆(SYDENHAM),19537月,在肯特县的一个他没明示的地方他和一些教师以及其他孩子参加了暑期夏令营。其中一天,他和一位老师以及大约3040名其他孩子们向一个营地进发,一队人经过了田野、山谷、林木地带,在下午时经过一块废旧不用的采石场区。于是在这里组织了一场躲猫猫的游戏,这让阿姆斯壮有机会自己一个人藏了起来。他发现了一颗合适游戏的树,阳光照射下有阴影,他在树下开了一包烟,共有五只,他点了一只吸了起来,就在这里,奇怪的事发生了。 他这样向戴维.海瑟尔回忆到:"一下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周围一片黑暗,非常非常黑。“在那边”,这是我最先听到的声音。"。“在那边,瑞斯先生,找到他了,盖瑞,把那只(叼着的)烟拿下来,瑞斯老师过来了”。这可真是让人抓狂的事,这烟还在燃着冒着烟,而我兜里还有另外四只。

在大家来到这场地后,老师和其它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开始问阿姆斯壮他到哪里去了。因为大家简短地向他说明了他已经失踪了七个小时了!现在时间是晚上9,天色几乎全黑了。这位12岁的男孩显然对所发生的事毫不知情,因为对他来说时间根本就没过去。他的故事让所有人都彻底迷感了,因为他们大家显然在发现他不见了之后马上就对这个地方做了彻底的搜查,而他确实也并不在那里。

大家帮着阿姆斯壮回到了营地,经医生检查后发现他瞳孔放大,脖子莫名其妙地痛,这一症状,被诊断为太阳晒伤。而阿姆斯壮所能回忆起来的是自己处在梦一般的状态,很简单地就接受了医生的诊断意见。最后人们才让他回到寝室,他很快就开始呼呼大睡。第二天他感觉好多了也很快重新加入了其它孩子们的常规活动中。

阿姆斯壮并没有对此事件多想,而是继续着他的生活。但很快他就开始经常性地经历起目击UFO事件来。他还作了不断重复的梦,梦中出现了他失踪七个小时的绑架场境。他看到在他昏过去之前,正在靠着树在抽烟时,一个外星生命体正向他走近。

这显然是个奇怪的故事,没有任何现成的答案。但对我而言,本案最重要的细节是香烟,因为阿姆斯壮能够肯定的是,他在失踪七小时前所吸的烟和他感觉到黑暗到来后嘴里的烟是同一只,这时他的朋友告诉他老师过来了让他赶快把烟拿掉。这样,如果我们采信阿姆斯壮的表面证言,就显然意味着七个小时在瞬间就流失了,在事发地,他被干预从一个时间点到了另一个时间点,中间却没有变化过程,而这一被干预的结论能被如下事实所支持,那就是在被干预的七个小时内,人们一直都在这块废弃的采石场里寻找他。

这一轶事和戴一家人在1974年所经历的十分相似-----时间似乎在瞬间就消失了,这强烈暗示我们,在一些绑架场景中,涉及到其中的当事人简直就是被从地球层面移走,然后又重新被放回来,如同在时间线上被从一个时间点直接移动到另一个时间点,这也能从在被干预时间内从被绑架的地方“消失”不见得到佐证。如果这个提法正确,那么这中间的遭遇者就可以经历从几小时到几天或若干年不等的时间(失踪),在这些时间里,坦白地说,当事人终止了在我们这个常规时空中的存在。此外,有一点明显的是,假如等离子体生命如果存在,那么这类“绑架”事件的核心就在于真正智慧生命的存在。等离子体生命成了遭遇外星人事件的真实一面,他们可以通过量子纠缠过程制造出能让我们的思维可以承受 的极端环境下的第五维度环境,来与我们相互作用。

如果这种情况存在,等离子体生命就不止简单的是在各个光结构体内互不相同的生命感知体。我猜想其中生命个体的智能水平可能与量子纠缠有所关联,不止和其它等离子体光体间,也和更深层的等离子体空间环境有联系,例如和中子星核。通过一种广域化过程,个体生命能由一个等离子体簇传送到另一个等离子体簇,这也意味 着在我们地球上遭遇的这些等离子体可能包含着或联系着银河系或宇宙中其它地方甚至是平行宇宙中的等离子体生命。也有可能这些等离子体结构起到了时空之门的作用,是种动态的星门般的出入口,或通过将时空包裹在其中,用于从一处等离子体环境中向另一处等离子体环境传输物质,让UFO 或外星人能够在我们这个世界得以临时性地保有其物质体的存在。

经历过近距离遭遇或完全绑架经历的当事人,一旦进入光结构体的第五维度,就能双向地和等离子体生命沟通。因为他们并非地球上土生土长的碳基有机生命体,所以他们也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外星人。

他们营造的等离激元这种等离激子态区,就如同我们地球生命的生命自组织成形一样,两者可能是同源的,相互间独立存在又有生命形式的关联。换言之,我们和等离子体生命之间有种模糊微妙的关联,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对我们,原因之一也许是他们对我们的演化很感兴趣。

实现量子纠缠过程能让这种相互作用发生,在这种作用中我们能活着进入或离开第五维度环境,我猜这有点象瞬间移物,或远距传输,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大脑被连入为了绑架所营造的小世界。在现代案例中,这个小世界可以是有先进技术的宇宙飞船内部,也可以是我们可以想到的任何星际间高端生命族群所能拥有的东西。然而,事实上这可能只是为了这种双向作用成为可能所造出的一种假象。

于是,我们所感知到的外星生命或任何其它形式的可与之沟通的生命,很有可能是等离子体生命形体的集体思想或“思想”集,在近距离的接触中(将信息)播入人类大脑,其实体外形的显示受地球人对所接触的另外世界生命的预判所主导,在现代被称为外星人。在过去,其形象则可能是仙女,天使,神人,也可能是处在此遭遇 中的人所期望的自已的先祖之灵。未来随着我们对外星遭遇的进一步理解,等离子体生命所戴的这层外形面罩很有可能显示为其它形式。或许这些外星生命并非来自外部空间,而是源于地球内部空间 ,在空间之间的空间,这种空间概念的天才思想,灵感源自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印弟安琼斯和水晶头骨王国”(2008)第四部的结尾部分。

你有没有注意到,自从上世纪40年代晚期或50年代早期的一些最早接触报告案例开始,到与飞行器有关的8090年 代的绑架案,有关飞碟的内部外部细节的变化在报告中是如何改变的?你有没有注意到早期(报导中)飞碟上的计算机和控制面板在今天看起来与与我们自己现有的高新技术比起来是多么的荒唐可笑?这是因为这些个人(所述的在飞碟中的)细节从来都没有真实存在过,那些都只是思想构造物,是某些案例中的临时性物理现象,被造来给那时的接触者留下一种印象,基于那时当事人可能构想到的未来技术。请记住,在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不明飞行器是带有螺旋浆的,在吊挂形的驾驶舱下面,(外星人)看起来就象早期的飞行员。这一现象随着我们对未来技术和先进智能的感知而更新。

所以我要再问个问题,在2008年,戴一家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返回到1974年。我认为,他们的汽车离发着绿光的雾越近,这一家人都越强地受到等离子体光体中发射出的强大的电磁场(这种情况下表现有恶心和非现实感,即所谓的“OZ因素”)的影响,这造成了类似他们的物理身体的星体分离现象,接近一种濒死体验。这可由琼斯在一瞥之间发现自己陷入汽车车轮下面,而他的妻子就在他旁边这件事得到佐证。这个场景中发生的(投射类)经历简直就不应该是在我们这个世界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发生于一种营造的环境中,随着等离子体光形体的逐渐分解而结束。随着这种分解也断开了与第五维度结构体及存在于这种环境中基于等离子体的外星智能生命间的联系,----结果就是与家庭成员分开并失踪了3个小时。他们的汽车被排斥在时空之外,此后他们内在的深刻变化在随后的岁月开始逐渐地关联进入他们的世界。

这类经验因能给当事者的头脑带来强大的变换时空中的视野,出于理智因素,人们的头脑可能会将之排除在外。同样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即在这类事件背后的外星智能生命让人们失去了(对当事时间段的)记忆。虽然这些都只是些见解想法,然而,我提出的所有见解都与我们日益进步的量子物理及星际物理、亚原子世界的 知识相宜。这里没有什么内容完全在科学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外。这并非是说我不相信实体外星人和UFO,只有当试着理解这类经历发生的机理,我们才能通过对比我们所不知道的来确知我们所知道的。

我曾敦促热心于不明飞行物和麦田圈的人士能部分采纳这些思想并致力于此。我也倡导人们更好地理解等离子体物理,我强烈地感觉到其中关健不止是针对UFO现象及与外星人的互动交涉,也在于通过内部空间的瞬间传输。

生命能为什么如此重要?事实上我感觉它是能常规性穿越多维空间的唯一媒介,即使直到其潜在影响力在可知的电磁光谱区域内被发现登记,人们才知道其直接存在。自由思想者甚至科学作品写手已经将之与人们对象零点能这样的能量源的缺乏理解联系起来。到最近,暗(物质)能量问题也表明了我们对宇宙构成的所知甚少。坦白地说,生命能现在对我们来说就象迷一样,这个迷自威尔姆.瑞芝在1939年首次注意到其对我们的世界的效果时,就已经开始了。没人能真正地定义其本质,在大多数科学家眼中,它就是简单的不存在物。我把它当成是一种多维度框架媒介常量,无论其明显或不明显,能把等离子结构体的核心要素联系起来。

外星绑架案例并非如多数人所喜闻乐见的那样简单直接,在我看来,把所有这些过程都当成和有血有肉的外星人及与之螺栓螺母般配套出现的飞船相关的纯身体层面的体验,是幼稚天真的。只有通过基于革命性的新思想的调查研究,例如对等离子体生命存在的可能性、第五维度环境及其与地球生物关系的研究,我们才有希望真正理解那边正在发生的事。

上一篇:唯一一个拉丁文麦田圈——“米克尔丘陵手稿”

下一篇:宇宙奇葩麦田圈——理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