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工作通讯(2017年3月第7期)

时间:2017-03-09    点击: 次    来源:上海分会    作者:吴嘉禄   - 小 + 大

 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工作通讯

20173   7   不定期出版

---------------------------------------------------------------------

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 主办

(愉快和谐  严谨探索  紧密团结  共创未来)

       UFO和地外文明探索研究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科学事业。深入开展UFO和地外文明探索研究对于解决人类社会面临的绪多问题,一定会起到积极和重要的推动作用,也一定会得到愈来愈广泛的理解和支持!

                 本期目录

l     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2.25工作会议简况

u     贺词

u     “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成立大会发言稿(郭德才)

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2.25工作会议简况

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于2017225日下午在德缘居召开了

中心理事、监事和UFO俱乐部干事参加的工作会议。会议由常务副理事长金建平同志主持,与会者在会议中畅所发言,充分地分析了中心现实情况,每人对2017年度的中心和UFO俱乐部的工作重点和研究方向谈了自己的看法,并对中心今年的工作重点发表了意见。

会议对今年中心的工作重点是:

   1、抓紧抓好今年(十月份)的中心学术研讨会,由中心理事、学术部部长王庚法老师为主负责,研讨会主题内容是按照中心的宗旨和中心五年探索研究规划作准备,请中心各成员、俱乐部会员、UFO探索研究爱好者热烈投稿。学术研讨会具体的主题内容约在今年五月份确定。

   2、王庚法老师的“碟形飞行器设计”这事是我们中心的长年工作重点方向,中心将积极配合设计发明者,尽力共同来解决其中的困难!王庚法老师积极负责同设计发明者联系!尽量争取先搞一个小型的、简单的原理样机出来!时间并不进行限制!

王庚法老师的“飞碟概念设计方案”科普征稿工作这事,目前条件有困难,暂时不能展开,但这事是中心的重点,以后还是要搞的。要创造条件。

   3、与会者对金字塔及其功能等展开了热烈讨论,并决定适时进行专题性讨论!

  4、请因事请假、热心关心中心发展的中心理事、监事和俱乐部干事和中心成员、俱乐部会员对会议的今年的工作重点坦诚地发、尽快地转告意见,团结起来,一起前进!

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和中心UFO俱乐部向刚刚成立的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筹)表示衷心的祝贺!我们希望与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建立良好的、双赢的、合作的关系!

 

 

“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成立大会发言稿

郭德才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及与会代表,大家好,!我受马凌寰主任的委托,代表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向今天到会的各位表示热烈的欢迎。同时我也代表全体会员,向马凌寰主任、陈克勤老师、刘健敏老师、石付玲老师,及扬莹、刘金峰、赵海涛等在北京居住、工作的同志,对我们此次会议在筹备期间的辛勤付出,表示衷心的感谢!另外要感谢的,还有给予我们此次会议赞助的所有领导和会员,但因时间关系,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念名了,请大家谅解。

在坐的,大部分都是长期从事UFO研究的专业人士,以及飞碟爱好者和发烧友,所以大家也都能深知研究UFO的重大意义。我们知道,UFO为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它的全称为“不明飞行物”。一般来讲,UFO是指不明来历、不明空间、不明结构、不明性质,但又漂浮飞行在空中的一种物体。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大量的不明飞行物开始光临我们的地球。也就从那时起,人类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来自于太空的巨大威慑,并从此开始了对地外生命的探索。而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寻找地外生命,这可能是最具挑战性的科学研究了。

到了20世纪的60年代,射电天文学家在银河系之外的星际介质中,发现了百余种有机分子的谱线,这其中包括构成蛋白质DNA的最基本元素碳、氢、氮和氧,这充分说明生命的种子,早已经漂浮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之中。与此同时,俄罗斯科学院的科学家们,用电子显微镜对陨石进行浸渗的生成物进行了分析,结果在陨石碳结构的表面,也发现了一些球形细胞链和类似这种细胞团的空心球。这说明撞入地球的彗星和小行星,可能会带来生命最初所需要的有机物质,并播下了成为生命基本构成条件的种子。故科学家由此推断,孕育地外生命的初始环境,与孕育地球演化早期生命形态的初始环境是相同的。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肯定地说:这种形式的地外生命也应是存在的。

      近年来,一些科学家还从量子论、信息论的角度来说明生命具有的普遍性,而这种看法己为日益增多的人们所接受。天文界大量研究表明,生命不但可以存活在遥远的行星表面或它的海洋里,甚至可以存活在星际空间。而星际间有机分子的发现,和对陨石中检测到有机物质的分析,可以说为生命的起源,开拓了一条新的探索道路。这充分表明:生命的进化不仅在地球上发生,而且在宇宙间同样会发生,甚至可能比地球还要更早。

在生物学的研究中,我们不能根据自己目前已知的生命过程,和生存条件来衡量一切生命现象,更不能只注重问题的普遍性,而忽视了事物的特殊性。几十年前,科学家对地球南极恶劣地区进行考察时,也曾认为那里不适宜生命生存。然而在几年之后,人们却在那里的石缝中找到了地衣和水藻。自从1977年以来,美国和法国的海洋学家,在太平洋的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3000米深的海底考察时发现,在漆黑冰冷及250多个大气压的海底,竟有红色的蠕虫、比碟子还大的白蟹等生物游动,但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却仍有生物生存。

它们的生存条件是不可思议的,它们在地球上的发现,推翻了人们对于生命本质、生命现象、生命生存条件的传统认识。所以说,外星生物生存条件和生命过程,是很难想象的。故有许多学者认为:生命的形式,不拘泥于我们所习惯的团体蛋白有机体,而是存在着多样性、多结构性和复杂性的特点。很有可能,外星智慧生命正在我们目前认为不可能的环境条件下,通过另一种途径生存发展。

宇宙是无极的,在时间和空间方面都是无限的,由于宇宙的无极性,也会导致宇宙间事物的多变性和无限性。故我们可以坦率地讲,我们所见到的这个世界,只不过是宇宙中的沧海一粟。所以说,绝对的观点、凝固的观点、极端的想法都是错误的。因为对于现代科学和认识来说,已知的世界远比未知的世界要小得多。古希腊哲学家米特罗德格斯,早在公元400年前就曾讲过:“如果说在广漠无垠的宇宙中,只存在一个生命的世界,就像说播种谷子的土地上,只长出独苗一样可笑。”

面对星罗棋布的浩瀚天体,用我们已知生命现象的视野去仰观茫茫的宇宙,我们还是显得有些渺小。因为在另一个世界存在或发生的事物及事件,并不一定完全符合我们这个世界简单的规律。我们银河系有数千亿颗星球,在银河系之外至少还有1000亿以上的河外星系。从这个意义上讲,适合生物生存的星球会有很多很多,或许地外智慧生命已经光顾过我们地球多次,或许他们在遥远的地方正在关注着我们的发展与生存。

而作为地球的主人,寻找地外智慧生命,不仅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的体现,同时也是人类认知宇宙和生命的过程。仰望满天的繁星,我们总是会去遐想、寻思,除了地球之外,我们的宇宙中到底还有没有其它智慧生命存在?他们距离我们究竟还有多远?所庆幸的是,科学家们在近几十年来,通过一系列的观测研究发现,在广阔无垠的太空中,我们的地球并不孤独,“生命的种子”也不会仅仅只撒在地球一处,人类也绝不会是宇宙中唯一的先进文明,地球也应该还有更多的兄弟姐妹。

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一项最新研究指出,可能每5颗类太阳恒星的周围,就隐藏着一颗在宜居带范围内运行的地球大小系外行星。天文学家认为,在所有和太阳相似的恒星中,大约有22%可能拥有围绕其运行的小质量岩石行星,并且恰好位于宜居带范围内。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天文学家杰夫·马西表示:“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大小与地球相仿的小型行星是普遍存在的。”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可能大多数都认为,UFO是荒谬和不可信的,其实不是这样的,UFO是自古就有的,同时也是世界各地都出现过的普遍现象,甚至联合国都很认真对待这方面的议题,并在1976年的,第31届联合国大会有关决议中指出:“地球是全体人类所共有……UFO是我们地球人与外星人生命相关的大问题……”在不久前召开的美国宇航局创新先进概念研讨会上,研究人员斯塔克教授认为:人类在未来的25年之内,有可能会发现外星生命。生命在银河系乃至全宇宙中可能普遍存在,有些外星智慧生物其文明程度比我们会高很多,甚至可能已具备了星系间的空间飞行能力。

据美国太空网报道,美国哈佛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最新研究表明:对于宇宙生命来说,地球上的众生可能是姗姗来迟者,在宇宙大爆炸后的1500万年,系外行星上就可能已经出现了外星生物。根据科学家测算,人类在地球上从发现最早的石器开始,也仅仅只有200多万年的历史,发现文字出现的时间最多也不超过6000年。然而宇宙已经有近140亿年的历史,人类存在的时间段与宇宙长河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可怜之至。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在那些比我们更古老的星系里,一定早就演化出了更高级的生物,甚至可能他们早就驾着飞碟,无数次地探访过我们地球。 

而就在不久前,比地球文明更早的星球存在,已被得到了初步的证实。据201684的国外媒体报道,英国伯明翰大学的科学家近期宣布:他们在距离我们仅有117光年的宇宙太空中,发现了一个具有112亿年历史的行星系统,并在这个恒星系统内部,还存在有五颗与地球类似的岩质星球,这将为探索银河系远古生命的存在,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伯明翰大学的科学家认为,如果这个恒星内部的行星也有智慧生命,那么他们可能早已经进化到了非常高级的阶段。而这些智慧生命的科技水平,甚至有可能比我们先进几万年到几十万年。

所以说,研究探索外星文明,有助于人类更清醒、更深刻地认识自己在宇宙中的定位,明确地球人类的所谓现代文明,与地外文明的差距及与之对接的方向和途径。而我们对UFO的研究,不单是探索寻找外星文明的存在形式,更重要的是从中获得外星社会的先进科学技术,从而促进人类社会的飞跃性进步与发展。所以说,我们UFO研究者从事的是造福地球人类的伟大事业,我们应该感到自豪和骄傲!

      下面我代表“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对各部门的安排及要求,简单地向大家讲一下:首先在新会员发展上,希望组织部与宣传部联合起来,要利用各种宣传手段,不断扩大我研究中心的影响,广泛团结和招揽多专业、多技能、多领域的人才。另外也希望各地、市组织,积极的推荐介绍,符合条件的人员加入中心,以促进新会员的发展工作。因为只有不断地庞大会员队伍,才会使我们的中心更加强大。但希望组织部在发展的同时,还要做好一定的审核把关工作,而不是来者不拒。我们要本着不定指标、保证人才质量的发展原则,不断地壮大我们的队伍。另外,在各方面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组织部还要积极参与我们中心的社团注册登记工作。

我们知道,中国的UFO研究与发展,离不开和国际的交流与合作,所以国际部的使命,就是做好我们中心与国外UFO研究机构的桥梁作用。而国际部除了将我们的研究成果、案例及时传递出去之外,更重要的是将国外的大量信息引进来。而这个桥梁作用,其中还包括联系参加国外的一些学术会议,及国外研究者到中国来,为他们讲座、交流及调查案例,提供力所能及的便利。另外,在时机成熟的情况下,国际部还要配合“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争取能够在北京或其他省市,召开一次国际UFO大会。再就是希望国际部能与经联部积极配合,为我们中心与联合会的UFO研究,及发展事业拉到一些赞助,争取得到国外一些团体与个人的经济支持与帮助。

学术部要以开放和科学的态度,对各种特异现象,以及各种UFO事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进行深入的调研考察,争取拿出结论。如果很多现象和事件能得到证实,并能提出一些理论根据,势必会给UFO和人体科学的研究,做出巨大的贡献。另外,学术部还要加强与国内外UFO组织、报刊杂志的联系与学术交流,为宣传部、国际部提供资料和稿件,并要配合联合会学术部,做好论文的撰写与征集工作。再就是,我们搞飞碟探索既要百花齐放、大胆设想,但也要注意科学性、政策性,不要轻易的对外公开宣讲无充分依据的假想,不要让某些人抓我们的话把、看我们的笑话,给UFO研究脸上抹黑。

宣传部要始终坚持正确的探索研究方向,并利用微信群、微信公众号、音频平台、联合会信息网、《飞碟报》等多种形式,大面积宣传UFO科普知识、UFO目击案例、外星文明趣闻、超自然探索、最新理论研究、有关新闻资讯。并在适当时机,利用图板展览、视频演示、科普讲座,向爱好者和民众普及天文知识,及探索研究UFO的重大意义。但在宣传上要把握好力度和方向,不可单方面追求“关注度和人气”,同时也要讲科学,不宣传迷信色彩过多的东西,对敏感性的宣传,最好要经中心领导的审批,真正起到中心喉舌的作用。

经联部的担子,可以说与其他几个部比较是最重的,它的主要职责,就是为我们创收,以保障中心正常工作与活动的开展。而在创收上,希望经联部能够并走,经济技术开发和文化产业开发两条路。在经济技术开发方面,要加强可行性论证,广泛联系寻求投资伙伴,努力做到互惠互利双赢。在文化产业开发方面,要与宣传部等其他部门配合,搞一些有偿的交流与讲座活动,但不提倡高额票价。我们的宗旨,是在科普宣传UFO知识的同时,在刨去一切成本外略有赢余即可。经联部的另一任务,就是协助有关部门,在中心搞活动时拉赞助。

另外,我还想讲的一点是,目前我们中心的钱虽然不多(主要是一些会费和赞助),但也要做好财务规范管理工作。首先是要钱帐分开,并要建立财务公开制度,以确保广大会员,对财务管理有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如在每次中心活动结束时,都要向大家公布财务收入与支出的明细。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中心的健康发展。

在当前,尽管几十年来UFO探索之路艰难曲折,但前景还是乐观的。作为研究UFO的工作者和爱好者,我们必须正确的认清形势,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全身心的投入到神圣的UFO研究事业中来。大量事实表明,科学理性的精神是UFO探索研究成败的关键。这正如孙式立会长所说:研究天上,是为了造福地下;研究外星球,为的是造福本星球……UFO研究者不是悬空的理论家,而是脚踏实地的实践者。我们研究外星人的目的,在于关爱地球家园,推动本星球文明的发展。我们研究外星飞船的目的,在于发展本星球全新一代的宇宙飞船,全面提升人类的整体科学水平与文明程度,以迎接更高层次的星际文明和宇宙文明时代的到来。

目前在国际上,探索外星文明已被纳入到人类科学技术发展的规划中。所以,我们也应该把UFO现象的研究,引导到严肃的科学轨道上来。我们完全有信心,以开放的科学态度,去探索、研究,并去揭示UFO这个世界之谜。最后我提议:我们“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从今天成立之日起,希望大家都能努力、正确地,把握好UFO探索研究的大方向,并要紧紧地团结在以孙式立会长,和金帆常务副会长为首的理事会周围,勇挑重担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争取京津冀飞碟探索中心更加辉煌的明天,而努力奋斗。

                                                                           2017223日写于石家庄

(本期责任编辑   吴嘉禄   照片由钱    林永峰提供)

上一篇: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工作通讯(2017年2月第6期)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