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术研究 > 案例分析 > 文章

一位外星人接触者的手记 (2) “遭遇”蜥蜴人

时间:2017-04-27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马晓晓   - 小 + 大

题记

在经典名著《简•爱》里有句名言:“傲慢让我无法爱别人,偏见让别人无法爱我。”我们人类潜意识中的喜恶和评判不仅在日常生活中左右着我们如何与人相处,同时也折射出我们对于不同外星人的看法和接纳程度,人类可以通过与外星人的接触来领悟出更深刻的灵性智慧。本文中我给大家讲述曾经因固有的偏见评判而险些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偏见 – 使我只看到自己想要的“实相”

几年以前。

“布莱特,昨晚一帮外星人把我接到一艘像是太阳眼镜盒样的长条形飞船上不知是去干什么。我的记忆里只有零星地碎片了,你帮我看看好吗?”我问到(当时笔者还没有超能力,所以需要通过几个圈里的朋友来帮助)。


布莱特看了一会儿回复到:“哦,我看到一个蜥蜴人,你昨天上的飞船是蜥蜴人的。”我脸一黑,心咯噔一下沉到了肚里。 


“可是我记得昨天在飞船上玩得挺开心的呀!没受什么伤害,怎么会是蜥蜴人的飞船呢?” 我的质问表露了对这个回答的不满,同桌的几个圈里的朋友们看出来了。

朱迪丝是我在澳洲的朋友,也是个外星人接触者。她说“我来帮你问问我的指导灵们。”过了一会儿她笑着说:“嗯嗯,布莱特说得是对的,那艘飞船的确是蜥蜴人的,不过他是友善派的蜥蜴人。在飞船上还有许多其他种类的外星人,我的指导灵说你昨晚与他们玩得很开心。”朱迪丝的回答虽然确认了布莱特说的是对的,但当时却给我留下了一个心结——我怎么会与蜥蜴人玩在了一起?!


这事让我闷闷不乐了一段时间。由于先入为主的偏见,当时我的内心深处对于蜥蜴人充满了强烈的反感和排斥性。

2015年底,跨年夜。

那是我最难忘的一晚。那天来了许多外星人,领头的那位表情很严肃,他对我说了2016年将要发生的事。他说,今年我将会经历最严峻的考验,会有非常强大的负面势力来攻击我,会有生死的考验,我一定要挺过去,这是对我的测试。他一边用心灵感应告诉我,一边通过第三眼发了许多景象展示给我看。我知道要大事不好了。后来陆续又有几种外星人来提醒我同样的内容,他们说正在想解决办法,他们也会出力帮助我共度难关。


过了几天,有几个蜥蜴人来到我的房间。他们穿着类似于古欧洲修道士的袍子,袍子有连衣帽,把他们的头和脸都遮住了,很难看清他们的长相。


这些蜥蜴人说他们来自夏季大三角里的一颗行星中。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帮助我应对将要发生的险情。虽然他们很友善并向我发送了许多爱的能量,但当时我对蜥蜴人还很歧视,根生蒂固的偏见使我无法接受他们的爱和帮助。我委婉地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并要求他们离开,当时我真不愿意和蜥蜴人在一起。

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来了。


2016年4月中旬开始,我受到了很残酷的攻击,生不如死。这种非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折磨和置我于死地的攻击真是让人痛不欲生。现在回看当时,我很感慨人的求生欲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可以发挥一切潜力来为了多活一天而努力。


攻击我的是来自第六密度的天龙族负面势力。他们三角头、相貌丑陋、蜜蜂式的集体意识,可以凝聚集体的力量攻击一个生命体。


周日清晨,我进了医院的急症室并被立刻转入医院入住治疗,情况很不乐观。整整三天三夜的攻击对我伤害很大,我躺在病床上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很多种族的外星人来帮助我,但都进展得不尽人意.


在我最绝望的时候,那几个蜥蜴人又来了。


其中一位叫“杂”(音译”ZA”)。杂的蜥蜴族人和天琴人曾经与这帮天龙族的负面势力交过手,拥有对应的科技来对付那一支负面的天龙族人。按照地球上的自由意志法则,如果我不主动接受帮助,那么他们是不可以参与此事的,否则他们会因违反宇宙法则而产生业力。顽固的我还是拒绝了,因为潜意识里我认为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让蜥蜴人来参合,他们无论好的还是坏的。蜥蜴人也没立刻离开,而是在我病房里站了一会儿。这时我看到天狼星人、昴宿星人和天琴星人都来了, 他们站在这几个蜥蜴人的身旁,并示意我蜥蜴人对我没有危险。


最终,我同意了让他们来帮助我。因为在这个生死攸关时刻,我已经别无选择!


幸运的是,通过多方力量的努力,尤其友善派蜥蜴人的科技协助,我得救了。险些死掉的我对于在危难中出手相救的蜥蜴人充满了感激。相信去年如果不是那几个蜥蜴人在关键时候帮我一把,我可能都无法活过秋季(北半球的春季)。 


蜥蜴人具有尚武的精神,在我去道馆练习马伽术(以色列的一种近身格斗术)的时候,这位友善的蜥蜴人“杂”和他的几位族人时常会来观摩。道馆里的道友其实不知道蜥蜴人站在我们旁边看我们练习,否则肯定会吓坏的。(注:小编就此处特别向作者询问,“外星人是以什么形式出现的?”作者表示,“外星人是以能量投射的分身形式,并非物质身体。但是此能量身体如果推你时,你是感觉得到的。”小编听了还是一脸懵-_-^。


之后我才了解到“杂”是光之联盟的战士之一,他的职责是保护一些目前投胎在地球上的光之工作者免受恶意攻击。我俩相处得不错,他也成为了我的指导灵。他的体型很庞大,具有战士的能量。“杂”有时候会在道馆里给我战士的能量帮助我练习,有时候会用他的能量治疗我的颈椎劳损病。他也很幽默,会分享许多蜥蜴人对地球人的奇葩看法,很逗!


认识“杂”后,我对蜥蜴人改观了不少。难得碰上一次友善派的蜥蜴人,这颠覆了我在潜意识里设定的好与坏这种的标准。或许是因为我的接纳性更强了,越来越多的外星人也陆续来与我接触并介绍自己和他们的族人。那些我以前认为长得“丑”的、“吓人”的、长得“很滑稽”的、长得“奇葩”的外星人其实通过接触后发现并非我所想的那样,他们其实很友善和有趣。


蜥蜴人的特性和喜好

“杂”最喜欢的地球水果是西瓜,他说蜥蜴人的肤色是深绿的和西瓜相似。


另外蜥蜴人喜欢红颜色而西瓜内部正巧也是红颜色,所以这就成了他最喜欢的水果。我还发现蜥蜴人在给自己取名的时候都是单音节的名字而且几乎都是“A”音节结尾的。比如 “Za”,“Sha”什么的。


偶尔有几个时髦蜥蜴人会取个有趣的名字。我曾碰到过一个友善的蜥蜴人叫”Ping Pong Elvis”,中文应该翻译为“乒乓猫王”。我觉得他的性格很活泼,可能他觉得用猫王比较符合他的性格吧。名字中带有“乒乓”两字可能觉得我是中国人,比较有中国元素,这是我猜的.


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蜥蜴人都很为自己是蜥蜴人而骄傲自豪,这也是他们的特性之一。我与好几个国外圈内的朋友分别用各自的特异功能追问过不同的蜥蜴人的起源。很遗憾,得到的答案都很不一样。有个蜥蜴人说:“那就要看你问的是谁了。因为有好几个星际历史的版本。其实我们非常古老,来自其他的星系。再往前追溯的话我们也不知道了。”或许有些事实真相都是一部“罗生门”,各有各的真相版本。


后记

现在想来,我那时可笑的审美观和偏见是真正阻挡我开启慧眼和正见的绊脚石。幸好觉悟得早,没有被外星人的各种外表皮囊所蒙蔽,否则我会错过许多应得的帮助和因缘。本篇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任何时候都不要先入为主的以貌取人。这是我们人类今后在与外星人接触时所该持有的观点 ,这非常重要。

上一篇:大部分外星生命或被伽马射线杀死了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