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宗教幽浮 > 奇迹圣迹 > 文章

从“梅里雪山圣照”看莒文化与藏区宗教的联系(严冬)

时间:2016-07-27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严冬   - 小 + 大

摘要:西藏,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数千年来一直吸引着众多探险家、学者的目光。青藏铁路的开通,让高原之外的“朝觐者”有了更多深入了解她的机缘。 ­

    西藏,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数千年来一直吸引着众多探险家、学者的目光。青藏铁路的开通,让高原之外的“朝觐者”有了更多深入了解她的机缘。 ­


   从地域来看,本文的两大主题似乎毫不相干。吐蕃与中原华夏族的交往,在历史上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无疑就是七世纪中期,唐贞观十五年,文成公主入藏这一盛事,对文明相对落后的吐蕃影响最为深刻的不仅仅是中原地区先进的文化及生产力,逐渐“本土化”的汉语系佛教的传入,并经后世发扬光大的“藏传佛教”也发端于此。而在史前,吐蕃先祖与地处东海之滨的东夷部族之间有无联系,由于缺少相关考古资料的佐证,在学界的研究中依然是一个空白…… ­


   作为一门专业学科的考古学走到今天,已变得越来越象边缘科学。许多以前未曾涉及到的领域,对推动考古学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诸如国家重大攻关课题“夏商周断代工程”,就是依据古籍中的天象记载,经过复杂的运算推演而最终获得准确断代纪年的一个成功范例。在这里,古天文记录和现代天文学对此谜题的破解都功不可没!两个不同地域文明之间的相互影响的程度往往可以通过考古发掘得以揭示,而一旦缺乏这样的原始材料即便有新颖的发现也难具说服力……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中国人最先到达美洲说”等。近期在学术界引起广泛争议的“苏三现象”颇为耐人寻味——她以女性的细腻、大胆的推理和独特的视角,为严谨而略显古板的封闭的“考古圈”营造了一个崭新的,充满激情、有活力的氛围! ­


   处于大汶口文化中晚期的莒部落属“东夷”之一。被称之为“汉字祖型”,神秘的莒图象文字的蕴意至今未有定论。文字的出现是“文明”的标志之一,论述“文明”需要印证的却有很多。而文字的释读是了解一个“文明”最简捷、有效的手段,如果“文明”确实已经产生了“文字”。然研究莒图象文字十余载,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已是江郎才尽!近日,偶见载于科普读物《奥秘》杂志(2004年第6期)的一幅“梅里雪山圣照”,不禁愕然!笔者的感触与一个原始人面对这样一种场景时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别无二致!这岂不正是莒图象文字的由来在今天的再次演绎吗?莒图象文字是先民对偶然目击到的真实神奇天象的素描写生吗?可上演这场“活剧”的地点出于她的故乡万里之遥!­


   “……我是文字记者,同时是个摄影爱好者,我当时身挎两台美能达300型相机,一台装彩色胶片,另一台装有乐凯黑白胶片的相机镜头是75到200的图丽变焦……等到19时左右,落日正接近山尖,我正用装有黑白胶片的那台相机对准这一景观连拍,突然,太阳大放光芒,放出比前一刻亮上百倍的亮光,同时在光亮以外的天空闪电般暗下去,刹那,亮光团中出现仿佛有盏酥油灯环似的图形,瞬间即消失,天空里暗的地方又随之亮开。太阳也落下了主峰山尖。我因为一直抬着相机,这一从形成到消失持续仅仅几秒钟的奇景被我连续拍摄下来,一共十五张,胶片编号13至28,快门速度1/30秒,光圈8……”。 ­


   要想揭开“梅里雪山圣照”之谜,就必须对“圣照”的成因进行科学分析,揭示出其发生所需具备的特殊条件,诸如地磁、气象等地理环境是否异常。当地藏区喇嘛寺的法器造型以及藏民家门上与此类似的图案与“圣照”之景象如此雷同,其构思应出于“圣照”;五世达赖喇嘛进京觐见顺治帝时带去的贡品中,有一件器物的表面就醒目地雕刻有一“日、月堆相”;同样信仰喇嘛教的尼泊尔颇具特色的二分体三角形国旗,其上三角旗所刻画的就是一个“日、月堆相”:它的蕴意与下三角旗所表述纯粹的太阳崇拜的含义定有所区别,否则就没有如此分明地把它们分拆开来各自表达的必要。而将“日、月堆相”置于上旗更凸显了其浓厚的宗教崇拜色彩。同时也证明壮观的“圣照”现象曾不止一次地发生过,以致对宗教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莒图象文字的产生及其内涵显然与原始图腾崇拜难以摆脱干系。 ­


   通观世界文明史,不难发现,形态各异的诸史前文明群落惟有对日、月“神”的崇拜,是它们众多图腾形象中唯一相通的,透过岩画等载体向后人传达着同一个敬畏和困惑……但绝大多数表现手法都是简单、粗拙、朴素的直描画,而且是“日”、“月”、“星辰”等天体的分别单独描绘,极少有象莒图象文字这样“日、月、山堆相”三位一体,形、意具表的形象出现。唯有藏区的宗教文化似与之有着点点滴滴的联系——那么仅仅凭此是否能说远处东隅之地的莒文化就源自高原藏区?若非巧合,难道在上古曾有一支藏人不远万里来到东夷莒部落,只是受到对外界好奇天性的驱使抑或肩负着传播“苯教”(藏族原生宗教)的重任?


   然而联系到诞生于新石器时期的莒图象文字,竟与“圣照”的图案如出一辙,惊人地相似,确实有点让人匪夷所思……只是不晓得究竟莒图象文字是“圣照”的克隆,还是一个一丝不苟的翻版?难道在上古莒地确系也发生或多次出现过此类极具震摄力——特别是对处于文明萌芽状态的原始人群来说如此刻骨铭心的不明天文奇观?那么,吉林大学于省吾先生关于中国古文字研究的论著中,在谈到文字的起源时,曾引述莒图象文字“”,释为“旦”字,意为山上的云气承托着初出山的太阳,描绘的是早晨旦明的景象,会意字;以及苏兆庆先生“春分时祭祀日出的祭文”的解释,“陵阳河遗址正东的寺崮山是春分日出参照目标,当春分太阳升起到山峰之巅时,就可依稀呈现出陶文‘’的图景”的说法就值得商榷了! ­


   抑或莒图象文字的下部五峰山形即为“梅里雪山”,那么汉藏两族的文化交流史将前推至新石器时代,至今五千六、七百年前!据此,莒图象文字“”应是先民目击到的“自然现象”的真实反映,视为“神祗”,顶礼膜拜;也是梅里雪山下藏传佛教徒心灵中神的“圣谕”。而不管“圣照”是否最终能有一个科学的合理的解释,她于蛮荒始、至今仍然能够给予如此的震撼,我们从中能感悟到什么呢?

      


     注:此照片系何金武先生摄于1992年9月19日。2000年8月14日,应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佛教协会要求,云南省摄影家协会和中国乐凯胶片公司的专家们在昆明共同对这组取名为《梅里雪山圣照》的黑白胶片进行了技术鉴定,结论为:“《梅里雪山圣照》摄下了自然景观的瞬间,不是电脑制作,不是暗房特技加工”。­


上一篇:舍利子究竟有多尊贵?科学仪器观察下它竟如此神奇!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