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前沿科学 > 人体科学 > 文章

不可思议的意念力量-郭德才

时间:2016-09-09    点击: 次    来源:联合会    作者:郭德才   - 小 + 大

摘要:意念力又称念力,它是人体潜能的一个很重要部分。意念力可以通过人体大脑的某种特殊意识,去影响客观事物的运动规律。而潜能实质是人类原本具有,但却未被完全开发与利用的一种巨大能量。从理论上讲,每一个意识形态都是一个能量场,但由于级别不同,故所表现出的结果也就不同。然而现代物理学认为,只有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才会产生出力。那么依靠人的意志精神,能不能产生出一种特殊的力呢?
 
 
      意念力又称念力,它是人体潜能的一个很重要部分。意念力可以通过人体大脑的某种特殊意识,去影响客观事物的运动规律。而潜能实质是人类原本具有,但却未被完全开发与利用的一种巨大能量。从理论上讲,每一个意识形态都是一个能量场,但由于级别不同,故所表现出的结果也就不同。然而现代物理学认为,只有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才会产生出力。那么依靠人的意志精神,能不能产生出一种特殊的力呢?

在美国俄亥俄州的一个诊疗所里,科学家们曾做个这样的一个实验。研究人员指导一批志愿者,用意念假想自己的一个小指去推动一件巨大的重物。经三个月的训练以后科学家们惊讶地发现,这些人小指肌肉的力量竟增加了35%。研究表明:仅用思维的方式同样可以起到锻炼身体的作用,这对行动不便的老人及卧床不起的重病患者来说,无疑也算是个天大的福音。这个实验也同时证明:精神和物质是不可分割的,精神可以转变为物质,反过来说物质也能够影响精神。

科学家们研究还发现,人能用意念与细胞沟通,并可治疗许多人认为不治之症的癌症。早在1971年,德克萨斯州大学的放射线学者卡尔·西莫顿博士,遇到了一个患有严重喉癌的老人。这位老人几乎不能吞咽食物,生命最多也只有5年。老人太虚弱了,以至于医生都认为他根本无法承受化疗。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西莫顿博士建议老人用想象疗法,并告诉他将癌症想象成一块黑色的岩石,再想象免疫系统,是能逐渐覆盖岩石的暴风雪。经一段时间的意念治疗,肿瘤开始缩小。两个月后再检查时,肿瘤竟奇迹般地消失。

(1)2007年7月,在中国地质大学博士生导师、人体科学研究所所长沈今川教授的主持下,内蒙奇人唐古达·乌尔根,用意念成功地将距自己身体1米之外的台灯,由亮控制到灭,再由灭控制到亮,整个过程可控制电压达60多伏。另外在2011年12月11日,由我国西南边陲——云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室培训出的两名学生,用意念将加了水的一个塑料杯,在三位老师和学生家长及来宾的注视下,竟在桌上平移了5—10cm。而这两个实验再次有力地证明,功能人在特殊状态下的意识活动,是可以对客观物质发生作用的,并能对物质系统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

1992年10月,我国著名功能人刘心宇应日本国际超能力研究所的邀请,到日本进行特异演示和交流。在大坂守口市体育馆,有200多位科学家、记者及各界人士观看了他的“意念书画”特别表演。会场上,只见一支饱蘸浓墨的大号毛笔静静地躺在地上,其上方铺着一张约一米长,半米宽的宣纸。表演开始以后,只见刘心宇站在离毛笔6米远的地方闭目发功,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支毛笔居然徐徐翘起并慢慢“走”进宣纸。几分钟后,那支由无形手操纵的毛笔,竟在宣纸上写出了“乐在其中”四个大字。

1995年4月8日,刘心宇在参加第四届国际气功会议期间,应邀到加拿大气功保健中心做短时访问和观摩。在气功中心主持人的强烈要求下,刘心宇非常高兴地为大家做了个意念助兴表演。他指着演练大厅墙上的钟说:“我想请大家共同努力,暂且让它停下来。那么,大家希望它停在几点呢?”大家一致响应说停在9点。刘心宇端坐在大厅中央后,便开始瞪大眼睛注视着大钟,只见他长吸了一口气后不久,钟的指针不前不后,就准确地停止在了9字上。在这里,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的是意念力也是一种力,它是一种携带有大量信息的特殊能量。美国著名的潜能专家伯恩·崔西说:“潜意识的力量,要比意识的力量大3万倍以上。”

其实早在1980年的7月,云南大学培训、诱导出的功能人,就可做出“意念拨表”、“意念开锁”、“意念上锁”、“意念计算”、“意念折断树枝”、“意念断钢衣针”等特异演示。更神奇的是,这些功能人还可将被折断的钢衣针用意念“焊接”的天衣无缝。而在1981年的1月,经培训、诱导出的几名学生,也做到了“意念书写”及“意念搬运”。在一次实验中,一名功能人甚至将一盘250克重的焊锡丝,用意念搬至它处。

(2)在上个世纪,前苏联超能力者妮娜·克拉吉娜女士,曾经用意念力致使远方的一只青蛙心脏停止跳动。据说,试验时在场的一位精神科医生表示怀疑,于是妮娜·克拉吉娜对这位医生意念发功。五分钟不到,医生感到他的心律突然急速增加,并很快就陷入危殆状态。

(3)在2002年至2005年之间,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的褚德莹等人,也做过类似的实验,他们让功能人用意念发放外气时,甚至让一只青蛙心脏停跳半个小时,然后再使其恢复心跳。

(4)17岁的丹麦女大学生列娜·夫斯,在哥本哈根大学的权威物理研究所接受过严格的科学测验。她用手摸一下螺栓,螺栓就弯了45度;将一枚钉子放进玻璃管中,但她只要摸一下玻璃管,钉子就会弯曲;她用眼睛注视磁针或表的指针,那针就会激烈摆动。在1975年6月至1978年期间,每两个月她都要接受一次测验,而且每次都能成功,这使研究所的美国学者理查德得·马达克博士感到十分吃惊。

(5)在人类认识自然界的历史长河中,我们对人体生命信息的研究可谓是刚刚起步,而大脑作为所知宇宙中最复杂的组织结构更是知之甚少。美国知名学者奥图博士曾经说过:“人脑好像一个沉睡的巨人,但我们只用了不到1%的脑力。”

在数十年前,英国的乔治·德拉瓦尔经三年的艰苦努力,发现了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事实。那就是人类的意识可以影响植物的细胞。当我们希望某种植物快速生长时,我们可将种子放在自己手里,用虔诚而坚定的态度祈求植物生长,这样可使您得到意外的收获。我们知道生物的形状和特征,是经数万年的演化而确定下来的。但美国的路德·布尔班在他写的《人类对植物的训练》一书中提到:仙人掌的针刺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但他常用心或语言对仙人掌说:“不要怕,你不需要针刺,我会保护你……”经过数年的精心培育,仙人掌终于改变了自己的特征变为无刺。

意识活动是更高、更深、更微观的物质运动形式,几乎所有的超能力现象,都与意识密切相关。从1994年起,中国地质大学人体科学研究所,曾对功能人孙储琳女士做了多年的研究。结果发现她具有近60种不同的功能。其中包括有:念力致动、弯曲硬币、心灵聚能爆玉米花等。而最令人难以思议的是,孙储琳能将经过高温油炸的五百颗青豆,在三分钟内让其重新复活发芽。除此之外,她还可以使经微波炉处理过的种子“起死回生”,让其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长成2.8厘米高的青苗,甚至可使油炸熟的大虾复活。而此类实验,已在国内外前后共做过近千次。大量严格的实验已经证实,由人的意识发出的非传统的未知能量,是可以对生物的生长发育及其遗传特性产生重大影响。

(6)意念的动力,深藏在我们的潜意识中。而所谓的潜意识,指的就是潜藏在我们一般意识底下的一股神秘力量。在我国东北的哈尔滨,有两个叫小于和小红的女孩。她们可在一定距离外,用意念将放在密闭盒里的螺杆和螺母旋到一起,并且还能用意念使螺母退下来脱离螺杆。

(7)台湾大学校长李嗣涔教授经过近 6 年的研究,在做“念力转动指南针”的实验中发现:当受试者开始以念力转动密封在玻璃盒中的指南针时,便用高斯计来测量受试者头部附近磁场的强度。结果显示,在功能人右脸颊附近会产生高达 115 高斯的磁场。

意念力的作用应该是被肯定的。它不但在近距离有效,就是在很远的距离外也同样有效。美国新泽西州的电子专家皮尔·保罗曾做作过这样的试验:他同女友坐车到了远离住所80英里的地方郊游,当他们异常兴奋时,意念的作用使住所里加有音频震荡器的植物发生了明显的电流反应。上个世纪的中期,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主持下,美国的不少临床医师和精神科医师、生物学家,都积极参与了一项有关心灵治疗,和祈祷效果的科学研究。在实验中,首先排除了暗示效果,而是采用双盲法进行随机的严密观察及统计学处理。实验报告显示:在一些癌症和爱滋病患者不知晓的情况下,由数名治疗师进行反复的远距离祈祷,结果患者的心理指标和免疫状态都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在我国浙江省金华市,有一位名叫王扬(化名)的功能人,他用意念向千里之外的患者发送信息,可治疗腿疼、腰痛等多种疾病。在2011年夏季至秋末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王扬向湖北省十堰市一名因农药中毒,造成双脚瘫痪的女士做治疗时,竟能让患者的脚部温度在几十分钟内上升5~10℃,最高的一次甚至上升了14℃(用DT—8806C型非接触红外线温度仪测量),而且几乎是每次都能成功。到目前为止,笔者已对该功能人进行了三年多的跟踪实验,并让生活在四川省自贡市、内蒙古赤峰市等地的朋友,及身在石家庄市区的本人,分别在异地多次体验到由王扬从浙江,用意念发出的热、麻、涨等不同感受。而对笔者来说,它还有一定的降低血压作用(用BP800A型上臂式血压计测量)。

通过大量实验还表明,人类的情感不但能够影响生物体,并能够影响我们周围的物质世界。1972年,在美国的24个城市同时进行过一次有趣的意念、祈祷实验。实验在指定的时间开始以后,当参与者都感受到和平的情感时,据相关部门数字统计,各城市的暴力犯罪、交通事故等均有所下降。而当他们停止了意念祈祷,所有的统计情况迅速发生了逆转。这正如本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诺贝尔奖获得者尤金·威格纳博士所说:“人类具有一个非物质的意识力,它确实能影响物质的变化。”意念与大脑之间的关系问题,历来就是科学界争论的焦点。从350多年前法国哲学家勒内·笛卡儿提出大脑与意识的“二元论”时是这样,而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仍是这样。

(8)意念力在科学上确实是个很难解释的问题,因为它完全是客观的、不可思议的,它的很多现象违背了当代科学理论和常规。而面对大量不可思议的特异现象,惯于在常规科学的框架内思维的我们,确实感到苦恼和困惑。但在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长河中,许多科学上的重大发现都是以反常的经验事实为先导的,当现有的理论不能圆满解释某些现象时,应当修改的恰恰是我们头脑中对外部世界和我们自己的认识,特别是对宇宙时空结构和生命真谛的认识。

近30年来,大脑科学为我们提供了理解和观察的一定手段,现已有大量生物学家,特别是神经学家,开始利用脑部扫描和电子仪器试图揭开“意识”与人体之间的对话。然而意念究竟是以什么形式存在?它又是以何种方式传播?它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力量?这些问题至今仍还是个未解之谜。如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当前发生的许多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中,大多都是以人的意识活动为其特征,而现代生理学和现代心理学,最缺乏的就是对人类精神意识的正确认识。美国逻辑计算机公司创建人托马斯·R·布莱克斯利曾经说过:“在计算机和太空旅行的时代,我们对于自身大脑的认识,有些就像古人将地球视为平地一样错误。”

其实早在1904年,法国的久亚尔就曾对意念力进行了研究,并在那时就肯定了意念力的存在。他认为:意念力不是纯精神力,而是一种特殊的物质力。法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曾经说过:“当你看到不可理解的现象感到迷惑之时,真理可能已经披着面纱悄悄地站到你的面前。”

1981年5月,全国第二届人体特异功能科学研讨会在合肥召开。在大会上,中国科技大学的代表在他们发表的论文中,提出了“意念学说”、“无形人存在假说”及“无形世界开发假说”。并认为:意念拨表、装卸螺帽、折弯钥匙、意念开锁等,实际上是由无形人在用无形的手做机械功。另外,中华东方人体生命科学研究院执行院长,云南大学的罗新、朱念麟等人,还提出了“人体科学研究的两个空间假说”及“明点空间假说”。笔者认为,这些假说是非常有道理的。

原杭州市文化馆的干部江波,曾因患多种疾病练过气功,病愈后却意外地发现自己有了可看到生物光的功能。1981年3月,他应中国科技大学的邀请,对几位有特异功能的小孩进行测试。江波发现:许多被测试的儿童,身体外部都有一层约10厘米厚的光圈围着,他们的眼中甚至能射出异样的光束。在实验中,他还看见一个名叫杨应华的男孩“幻影”穿过墙后,迅速抓到一个苹果就咬了一口。随后见儿童的“幻影”将东西拿到手后,又穿过墙壁把实物放在监测人的面前。经当场检查,其中的一个苹果确实被咬过一口,甚至有人还仔细检查了被咬过的苹果,发现牙印与小孩牙齿构形完全一致。

据江波介绍:这些“幻影”人形似雾非雾呈透明状,当这些“幻影”由墙壁穿回来后,很快就能与原身体重合,但在场的平常人是看到不这些“幻影”的。而原人体科学研究院的刘易成、刘雪成、隈寿彰等人,在研究意念搬运和穿壁过程中,也曾拍摄到意念搬运物体的光迹,和有形物质“粒子态”及“光电磁波态”的相互转换现象。这说明,潜在意识的世界,是超越三度空间的超高度空间世界。而所有已发现的一切人体意念功能都充分证实:除了我们生活的有形世界外,的的确确还存在一个无形人存在的无形世界与空间。这也正如加拿大著名神经生理学家潘菲特博士所说:“人类并不仅是只有物质的躯体,必然兼有无形的非物质体。”

除此之外,美国纽约特异心理学基金会主席艾琳·加勒特,也在她所编著的《发现》一书中这样写道:“我一生明白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每个人都有第二个躯体……这是一个能量体,一个与人的自然体相结合的磁性空间,一个由宇宙、太阳系、行星和人的直接环境等物质力量,同每个人的自然体生命相结合的空间。”另外,艾琳·加勒特还认为:这个能量体的作用是扩(下转第三版)

(上接第二版)

大知觉,是思维传感和特异视力的传送媒介。

(9)其实早在上个世纪的1968年,原苏联的W·伊纽辛、V·格里先科、N·沃罗别夫、N·舒伊斯基、N·费多罗娃和F·吉巴杜林等博士,就曾宣布过一个发现,他们认为:所有的生物——植物、动物和人,不仅只有一个由原子和分子组成的自然体,而且还有一个对应的“能量体”。他们将这个能量体,称谓“生物等离子体”,并在哈萨克大学发表的一篇题为《基里安效应的生物本质》论文中,详细地描述了对“能量体”的研究和证实。

(10)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有关对人体生命科学现象的争论中,焦点一直是在对其真实性的承认与否上。其实,这些现象的真实性之所以受到某些人的否定,恰恰是因为它与习惯的常识相去甚远,并与现有的理论太不相容。我们知道,一切科学理论,都是以一定的科学观念为构架,并以相应的经验知识为依据建立起来的概念和逻辑体系。而一旦出现新的、不再能与原有科学观念相容、不再能与原理论相符的“反常”现象时,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有在认识上的突破呢?而这种突破,必将还会对思维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和哲学都带来巨大的影响和推进。

历史上科学的许多重大突破,都是以这种“反常”事件的出现,便构成了科学革命的契机。历史经验也曾表明,每当“反常”事件出现之后,总会有些人对它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并给予无情打击;但还有另一些人,则孜孜不倦地致力于去寻找把它们与旧理论调和起来的方案。而以云南大学罗新、朱念麟、张一方等老师为代表的几个研究小组,不正是这些可敬可佩的先锋战士吗?特别是在我国研究人体科学进入低潮的今天,他们仍坚持不懈地对学生进行培训、探讨与实验,而这是许多人在当前难以做到的。我们坚信:只有那些有识有勇,敢于冲破旧的理论框架并善于重开新路的人,才能担负起完成科学革命、特别是人体生命科学的重任。

钱学森院士曾说:“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人体科学的研究是非常难的。就我现在的认识,也可以说,其难度是最大的,是今天科学技术的珠穆朗玛峰。”目前人对自身的认识,特别是对大脑的认识,还是很不够的。在我们宇宙中,人类除了对自身和大脑的认识还不够外,实际上还有许许多多的谜团没有解开。然而科学不正是在人们曾认为不可思议的那些现象中开始探索前进的吗?在当前有许多科学家也同样认为:对大脑意识问题的研究探讨,很可能是自然科学中最大、最难的课题。然而对大脑意识问题的解剖和认识,也将是我们人类智慧升级和挖掘潜能的重要前提!

主要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莒图象文字与《黄帝内经》-严冬 何绪军 周兆丽

下一篇:用思维波论科学揭密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杜群军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