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章

二十一世纪时代意义与飞碟揭密后正确的理念

时间:2016-11-22    点击: 次    来源:原创    作者:呂應鐘   - 小 + 大

二十一世纪时代意义与飞碟揭密后正确的理念

台湾UFO研究教父

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副理事长

呂應鐘博士

 

 

二十一世纪的时代意义

自从法国哲学家笛卡儿在十七世纪中叶提出心物二元论哲学,将流传数千年来东方的“心物合一”思想澈底打破,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唯物思潮兴起,在此逻辑下,二十世纪的科学便走向极端物质思维的层面,完全否认精神现象的本质,此种思想主导了科学界朝物质化、粒子化、仪器化的发展路线。三百多年来,就是此种“物质观”主宰着人类的所有思维与发展,西方唯物科学就以年轻且傲慢的态度来否认古代流传数千年的智慧,以及所有非物质理论可证的现象,UFO事件就是深受其害的对象之一。

依据天文学,我们的太阳系以每秒250千米速度围绕银河中心旋转,旋转一周约2.2亿年,共经过黄道12宫,也就是说经过每一宫平均1.8万年。而西洋占星术认为人类大约每2000年就会进入一个新的世纪,在这个世纪2150年,就从双鱼座正式进入宝瓶座的时代,宝瓶座是蕴涵着“光、爱、和平”力量的时代,代表文明高度进化与真诚正义,因为宝瓶的性质是高频、高能、放光,因此也将是一个金色时代,是心灵精神文明发展的新时代。进入2012年之后的现在,人类正处于这个新局面的前夕,未来人类将进入全新的智慧领域。

因此现在的地球已经准备进入“心物合一”的时代,上个世纪旧的物质科学将被崭新的心灵科学取代,人类将热衷“心灵能力”的开发,建立全新的心物合一学理,在这之前地球必然天灾会增多,环境变迁会加剧,会淘汰很多思想僵化、思维素质不够、无法适应未来时代的地球人(对他们而言就是末日)。

因此UFO研究不能还是只停留在目击事件的争论上,必须往上一个台阶。

 

不用再争论有没有UFO

美国空军经过二十二年全球12,618件UFO事例的调查,已经说明95%可以归类为误认飞机、人造卫星、流星、飞鸟、气象气球、灯光折射等等,也承认有5%的事例无法用现有科学来解释,因此美国空军的结论并没有否认其存在。

       因此,我将“UFO”与“飞碟”做了区分,前者指“广义的”未经查明的空中不明现象,也许包含有误认;后者指“狭义的”外星人宇宙航行器。此种严格的划分,就能避免无谓的纷争了。所以,大家根本不必看到天上一些物体,就说看到飞碟,因为绝大多数是误认与做假的,只有极少数真正的值得探讨。

发现冥王星的天文学家汤波在美国新墨西哥州曾目击UFO;美国前总统卡特于1969年10月担任亚特兰大州州长时也目击UFO;著名的登月航天员在太空飞行途中也都有不明飞行物目击报告;联合国在1978年11月27日第33届大会上,有以调查不明飞行物为主题的决议。

在天文学、宇宙生物学上,科学家已经公认地球之外宇宙之中,必有大量的外星生物存在,有些外星生物比我们高等、有些比我们低等,这已是天文学上不须争论的命题了。全世界任何一位天文学家都不敢说“宇宙中只有地球有人”,因此,“必有外星人”这个观念,本来就是科学上所公认的,根本不必再来争论有没有。目前重要的是要探讨外星人存在的种种哲学思维论题。

 

相信不相信在各人

有人信佛教、有人信道教、有人信天主教、有人信基督教、有人信伊斯兰教,也有人什么教都不信,这本来就是社会常态也是正常现象。因此信不信飞碟外星人,完全随个人看法,不信也是他们个人的自由。

我研究这么多年,绝对相信有飞碟和外星人,但是在信仰自由的前题下,也不必用大肆宣传手段来强迫大家也都要相信。飞碟的出现,最重要的并不是光谈“信不信”“有没有”这么肤浅的问题,相信飞碟不会让人发财,不信飞碟也不会有任何损失,所以已谈了40多年飞碟问题后的今天,若还是只问“你信不信外星人?”或“你有没有看过飞碟?”这类问题,那就实在太幼稚了。

全世界有十多亿人信仰上帝,也有数亿人信仰阿弥陀佛,然而有没有人问他们:“你见过上帝吗?”或“你看过阿弥陀佛吗?”我们难道可以如此说:“你没见过上帝,为何相信有上帝?”同理,对于飞碟现象,我们也不可以说:“你没见过飞碟,为何相信飞碟?”

近代UFO事件已传闻70多年了,已经不是新问题,时至今日我们应该进入深层的思考,如:现代人应如何正确的看待飞碟现象?人类要如何思考自己的宇宙地位?飞碟现象对人类有何全新的影响?飞碟和宗教的关系如何?人类要如何面对外星人?飞碟学与人类文明发展有何关系?等等深入的问题才对。

 

飞碟现象的双重意义

       (1)飞碟现象的物理上的意义,指出地球人类传统的自然科学中的力学、电磁学、生物学、量子论、宇宙论、相对论、三维空间理论等,均有所不足,人类必须谦虚地研究飞碟现象带来的启示,开启新的科学研究方法。

(2)飞碟现象的心理上的意义,指出地球人类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物是宇宙中的普遍现象,生命更是高层的现象,外星人是客观存在的,必须了解“生物”不等于“生命”,生物有很多种形式,生命也有更多种不同的形式。生命在层次上的定义更是高于生物,生命的真义不只是哲学的命题,也是科学的命题,地球人必须用新的角度重新思索“地球生命”“宇宙生命”的真义。

 

建构飞碟学理论系统

我认为“飞碟学UFOlogy”是人类数千年来的总体学问,包含下列领域,共博大精深不是一般人能够学习与思考的:

 

1.自然科学方面:

天文学:天文学和太空科学是最直接最密切的基础知识;

宇宙论:研究者若是又懂宇宙论,更可以探索宇宙起源,了解宇宙的演变;

生物学:可以探知宇宙生物的存在,以及与地球人的关系;

化学:可以研究组成宇宙一切物质的化学构成;

物理学:将会出现融合“物理学”与“道学”的超物理学理论;

       相对论: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迈向新的“时空论”,人类将会知道四维以上的空间是实际的存在。

         飞碟学:飞碟能飞航宇宙之中,其科技水平绝对超越地球相当多,因此高能物理、量子物理、固态物理、超导理论,甚至于对原子的了解、力学和电学的掌握,以及地球人迄今仍做不到的反引力技术,飞碟早已驾轻就熟。

 

2.工程技术方面:

 太空科技:飞碟既然是外星高科技宇航器,则太空科技是一切技术的基础条件;

机械工程:制造飞碟的机械工程不可残缺,可以研究飞碟的结构;

材料科学:藉以了解飞碟使用的材料;

电子工程:藉以了解飞碟的机电装置;

自动控制:宇宙航行一定要靠自动控制、导航系统;

系统科学:是整合科技的基础。

 

3.人文社会方面:

考古学:由世界各地考古新发现,已有相当多的古物和古岩画提供人类文明进展中许多不可思议的存在事实,证明上古高等文明的存在;

神话学:研究世界各民族的神话,了解神话真正的起源,承认神话是远古事实,可以发现神话和人类起源、外星人有直接的关系;

历史学:由中国古籍记录,已确定飞碟自古以来就在地球上活动的证据;

宗教学:全世界任何宗教都认为“神”来自天上、有大能、指导地球众生等等。此种异地同源的说法值得飞碟学者共同思考与研究;

超心理学:人体科学与心灵科学将在未来继续发杨光大,地球人将会了解生命的真义,迈入灵性提升的进化阶段,方能了悟宇宙生命存在。

 

注入中国特色的要素

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年,美国一些幽浮事件过来人对政府提出揭密的呼吁,也再次提供我们一个多年好奇的新思维,对于这样的一个世纪大课题,人类是否应该摒除先入为主的否定看法,敞开心胸、虚心的来共同探讨其对人类思想上的启蒙呢?

我从1975年迄今的飞碟研究中,早已深深体会西方世界一向注重目击事件调查的方式,在表面上看似符合科学要求,但实质上是很低层次且算不上是思想性的研究,因此西方的UFO研究到目前面临瓶颈,始终停留在不明飞行物的阶段。

      东方文明思想虽在二十世纪西方科学洪流中受到忽视,但我们以近十年来许多古老思想和技艺受到重新重视的状况,就可以明白任何学问要发扬光大,必需注入东方文化思想因子,这些因子包含易经学说,以及从易经发展出来的各种玄学理论,它们已在中国流传数千年,虽然一度受到西方文明的冲击而式微,但我完全相信在未来它们将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

      时至今日,任何人都无法明白说出易经是如何产生的,虽然在上古神话中提及是伏羲氏仰天察地所著作的,然而伏羲氏本身存在的问题就是一个谜。可见六千年来,易经的出现就是地球人最古老的谜题。有人说易经是上一个文明留传下来的,若是如此,则生物学、地球科学、历史学等许多学科都要重新改写,又产生了新的问题。

      不管如何解释,易经的存在是事实,它不符合人类文明进展也是事实,此种矛盾永远存在,因此将飞碟学和易经延伸出来的种种学说结合研究,才是打开人类文明盲点的唯一方法。

       在此种无法否定的认知下,可以看出唯有华人才能结合飞碟学和古代华夏学术成就,以及相关的东方神秘学,做全方位的研究,这是西方人士做不到的,因此我们这一代的飞碟研究家最重大的任务就是建立“东方特色的飞碟学研究新方向”,让所有的学问能够汇为一统,找到真正的宇宙归宿,而且在二十一世纪发扬光大,才是地球人之福。

 

不再不明之后如何称呼?

1947年6月24日美国人肯尼思阿诺在美国华盛顿州来尼尔山驾机飞行时目击一个碟形不明物体,首度喊出“Flying Saucers(飞碟)”之后,这个出现在空中的不明飞行物体(或发光体)现象就传遍全球。之后,美国空军爱德华·鲁佩尔特于1951年创造了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UFOs)这个代表性名词,全世界就开始通用UFO三字,确实表明这是当时人类尚未搞清楚的飞行物体。

我于1975年将UFO音义为“幽浮”,于83年将ufology译为“幽浮学”,但是在85年改译为“飞碟学”,我个人认为两个中文名词有其表述上的差异。

1998年8月19-21日在大连召开的《UFO科学技术研讨会》,我曾经发表<论建立二十一世纪整合飞碟学研究新方向>,提出从UFO现象在世界各国顶尖研究者调查之后,已经公认有约95%属于误认或是造假之外,其余约5%确实是当今地球科技无法做到的不知名飞行器。

根据牛津英语辞典,ufology这个名词第一次出现于1959年1月23日的泰晤士报。ufology是指“UFO现象的研究”。全球著名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指出“如果人们坚信UFOs宇宙飞船是由外星人驾驶的,那么它们就不再不明了。」

到了今日,由UFO延伸出来的学问ufology已成为学术课题,我认为以西方世界的ufology研究内容而言采取“幽浮学”三字较合其旨,但以前瞻的东方的研究方向而言ufology却以“飞碟学”三字较佳。

       为建立具东方特色的ufology地位,我提倡用“飞碟学”三字,因为每年多起出现在天空的不明飞行物体现象已不再是神秘莫测了,台湾研究的重点已从四十年前的“不明”进入了具体的层次,三十年前用“幽浮”、二十年来改用“飞碟”,正表示台湾对UFO认识上的进步。台湾人民也都习以为常。

       今日已经进入2016了,我认为大家的眼光要看向未来,要建立科技前沿的大学问,必须将“飞碟”及“飞碟学”列为正式的中文名词,不要再围绕在UFO不明飞行物体现象的争论之上,这应该是所有研究者前瞻的宇宙胸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信息胶子:宇宙起源与智能进化的关键因子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