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前沿科学 > 自由能源 > 文章

SEG 人类探索宇宙的必经之路

时间:2017-07-09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张沪依   - 小 + 大

SEG 人类探索宇宙的必经之路

张沪依

SEG(Searl-Effect Generator).瑟尔效应发电机是一不需要能源的发电机瑟尔效应的共振磁场会使周遭环境里的负离子电子被吸进这部机器并在里面加速。稀土族金属元素钕对电子具有高度的吸引力,因而促进了这个过程。当转子达到一定转速时,自身形成的强大磁场而产生悬浮和飞行的动力。

    约翰·瑟尔教授出生于英国,从小凭借着他的梦对数字以及磁力的独特理解,这改变了他的一生。从儿时的跳房子游戏中,他就对“幻方”数学规律有了新的认识。然而由于小时候的经历,瑟尔听不见任何声音,但也许正是这给了他自由的思维空间,他能摆脱束缚创造力的传统教学方式,进行横向思维,产生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效应。独特的“瑟尔效应”。瑟尔教授对科技的斐然贡献,虽大多尚未为人知,却可能彻底改变所有的交通方式,并解决全球的能源需求。

未经任何“正式”教育的瑟尔由着好奇心,最终得出结论,我们的宇宙是无限可能的。约翰*瑟尔因为发明了“瑟尔效应机”而文明于世。这是种由多个磁场环与众多磁滚筒组成的装置。运行时后者便能产生电。这是一个完全靠磁力运行的装置。“它”能自行启动并运转,而且根据我们所知,能够永久持续。“瑟尔”效应既是磁滚筒在磁场中围绕着磁环不停周转,同时产生电能的效应。他合理的运用了自然规律,“幻方法则”与自然规律相府。但“瑟尔”效能机的意义远不止这些。对于现今这个对石化燃料重度依赖污染日益加重的世界,人类渴求着一种既能促进繁荣,而又能与自然和谐的发展方式,有没有既能保持经济增长,同时缓解日益增加的环境问题?不生热,无噪音,无振动,无污染。“瑟尔”效能机完美地做到了这些。当你制作这样一个装置后,你会发现他运行时没有摩擦,无需操控,能接受任何即时负荷。当温度将至某点,能够摆脱重力而飞起。你可以感受到他的完美。约翰*瑟尔的效能机视乎为人类的未来抛出了解决方案。有人说,“你不能这么做,整个世界经济会被颠覆”不过瑟尔团队并不这样认为,就像马车到汽车时代的跨越,“瑟尔效能机”会重导人类的发展模式。显然这样的影响会长生巨大的能量,内部能量,情绪能量,喜悦,解脱,希望,振奋。

                  

    瑟尔于十四岁时就开始制造第一部瑟尔效应发电机,以实现他的梦想。这个装置是由三个呈同心圆排列的环状体所构成,每个环状体由四种不同的材质组成,而这四种材质也以同心圆的方式彼此紧附在一起。这三个环状体固定在一个基座上,环绕每个环状体的是可以绕着它们自由旋转的滚筒,一般最里层的环状体有12个滚筒,中间那层有22个,而最外层则有32个。滚筒的外围是线圈,连接不同的配置结构,可以供应交流电或直流电。


多年来我总记得:“你不能将此科技托付给任何人,自私的人会将其挪为己用。”任何懂得运作原理的人,都有可能将其以天价卖给大公司。而这也是“瑟尔”效应之一。约翰*罗伯特*瑟尔于1932.5.2出生于在英国旺德吉一个贫困简陋的工作坊里。也就在童年,德国的温娜尔*海森博格因创设量子物理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量子物理简单的说,就是物质与能量间关系的研究。尤其是电子与光子之间的关系,就是“光子”被磁滚筒大量地送入线圈,这就是你所见的,被周围的磁场所捕捉。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萧条无法阻碍科学的重大突破,爱因斯坦的E=mc^2将科学推进了一大步,抽象的数学代替了以太理论,成为事物极其相对性的最好解释,其他的诸如尼古拉*特斯拉,他认为一切皆是能量,电能根本不需要输电设备而可以直接传送。当相对论成了理论核心,而以太学则渐渐地淡没成为历史。正当这些科学巨匠为宇宙探索带来革命的观点时,年仅4岁的瑟尔做起了”梦”.有两个梦重复而又详细,他们在其后的6年,每年出现4次。是我的梦,我做的梦是我研究的关键。

事实上,我的梦给了我一切。这两个梦对小时候的约翰来说就像难懂的梦魔,他于是这样记着到渐渐到了解为止。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到电力公司做学徒,这成了约翰*瑟尔的转折点。“瑟尔”效应源于“幻方”法则,正是基于这些法则,约翰*瑟尔研制出了效应器于飞行装置,不仅于此,约翰海里游这法则解释宇宙现象的方方面面,从DNA到相对论,从单细胞生物到人类,从交通到建筑构造,“幻方可被用来解释理解任何事物。”我成为店里学徒的第三天,我在一家店里看到一个符号,2的右上角标着一个小2,我问柜员这是什么,他说叫2的平方,我接着问2的平方是什么,他便画了2乘以2的4个方块。我说“我无法理解”,我们为何需要方块,这样他一定代表了什么。当你将数字按顺序放入方格子,每行,每列,对角斜线数字相加的结构都不同。但按一定次序摆放每行,每列,对角斜线数字数字相加结果都一致。

 

        这样特定的放置的数字能生成“和”的一致性,约翰*瑟尔称其为“幻方”法则,自然在混沌中生成秩序的方式。而也基于这,瑟尔惊天大悟,他重复的梦魔有了解释,这便是梦以数学的方式告诉我造效能机的方法。虽然梦告诉我需要知道的一切,起初我需要自己探索,将指示一点点联系起来,有时有些繁琐,当然也有数字排列错误的情况,这些数字分别代表了效能机磁环与滚筒中各种配料量。

        

每格的数字都代表了某个物质数量,这很重要,“瑟尔效能机”就基于这研制而成,按着自然的方式思考研究。最终制出了装置。第一个梦有了答案,而第二个继续引导着瑟尔。约翰对这个梦的解释是:装置呈圆状,并有东西从中心发散到边缘,而攀登超长的梯子,意味着理解格子中数字无线的组合含义。突破这后,则表示着获得巨大的能量。
 

    二战终在最具杀伤性武器的使用后结束,在这20年前,科学家们还幻想着原子被用力撞击后的情形,看似如此微小的空间内到底蕴藏了多大的能量?事实上,人类最大的突破是爱因斯坦提出了更为深入的假设,多数人也许提出一个公式后便就此止步了。不少人说探取原子内的能量需要巨大的投入,不很值得。但爱因斯坦则说:“用中子或电子去撞击就行。”瑟尔的电力维修工作给了他将一生相伴的词汇,如:伏特,欧姆,安培,瓦特。这是我梦想的正真开始,英国电力维修公司给我的工作很简单,作为学徒,我学着拆卸发动机与线圈,测量后做个新的在放回去在完成组装,所以那是我接触电动机的开始。1946年约翰*瑟尔有了新的主意,如何在不撞击的情况下探取原子能呢?他想基于全新的理念造一个发电机,虽然起初我们称他为“瑟尔效应机”。但我们只想用在简单地地方,比如为点灯供电,因为我想像电站这样大的机器耗资巨大,而且可能会有污染,

所以基本理念是小型轻便,制作简单并能生电。他看起来基本上是个常规发电机,磁铁绕线圈运转,基本所有发电机都有磁铁与线圈,要么磁铁绕线圈,要么线圈绕磁铁。这样能使电流偏转形成交流电。相应的原理我知道,我想把使得发电机运转的汽油机和其他的东西去掉,这也便缔造了装置的首次试验。地点是在租房的餐桌上,当时女主人在场。瑟尔在14岁半时根据梦的启示制造的第一个装置,是在经女主人同意后的餐桌上完成组装的,完成后他开始向装置加负载,那么放盏灯,放个锅子,放快铁,看看“他”会在多少负载下因过热毁掉。当然,后来我发现,当负载慢慢增加,装置突然神奇地降温到了近“绝对零度”,而这时产生了超导现象,重力场的改变使装置冲到了天花板上,一下子装上了天花板。女房主说:“这笨家伙在天花板上干嘛?你说什么也不会发生!?”他撞碎了天花板石膏,确实很有冲击力,然后便陷在那了,连带着的线圈,锅子,铁块等“叮铃咚隆”挂了起来,我傻傻地用手去摘,手“粘”住了。结果是他的手冻结在了装置上,女主人后来用起子才帮了忙,想好装置没毁,手也得救了。这便是第一次实验。

在伦敦克劳利路30号,瑟尔进行了两次实验,结果都很惊人。我想铅很重,底部放些铅吧。用它帮忙压着,但根本不行,我想过加重,增加密度,这反而给了装置更大的动力。不仅没压住,反而升的更快了,快的“离谱”,冲破了的楼上地板都往下了,从不上翘,接着是屋顶,冲击力使得瓦片都向内凹,不外凸。他就这样一直出去了。一直上升,但并没有直接飞走,当他冲破屋顶时,悬停了一段时间,这有带来了问题,周边人家的收音机突然停了,全没了声响。而当他发光时,收音机又恢复了正常,没人打开,他们自己音量最响地开启“叮隆”地响。当然,我在那已不是一次两次了。瑟尔的两次实验给克劳利30号的住处带来了创伤,这些意外是无法料知,更不是故意的。可是似乎有人并不喜欢这些,他们将我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干不了这些的地方。装置由于突然过载而起飞是个新发现,瑟尔无法解释其原因。研究是个学习的过程,有时还得硬着头皮。包括发电机是如何制造的,线路怎么走等。还有“两个关键点”的联系,这两个关键便是电子与磁场。瑟尔知道发电的原理,他清楚我们用的电由电子流动而形成,要发电就要有电子,大量而且高速。这样稀土元素是个很好的选择。稀土是基本要素,虽然所有的稀土都行,我们用的是60号元素钕。他产生可探取的电子,而且能迅速地恢复再生,稀土是所有材料中最重要的部分,瑟尔想把这些可用的电子引导出来并加以利用。如果能用磁场将电子引出来,撞击的方法就不必了。当时的发电机基本也是按着这一原理制造。如果用粒子撞击释放所有的的能量,我们当然也能用引导的方法将能量慢慢导出来,给他个往外流的介质,这样我们就给他根磁线引导,电子就这样跑出来并形成了电子流,用特定的磁场遂穿原子会使得其中的电子同向运动,这样电子便可以被搜集利用,发电基本有两种方法。要么旋转磁场,要么旋转导体,而这个装置选择的是磁导体的旋转。磁滚筒通过绕磁场环发电。瑟尔为使得发电机能工作花费了心思。尤其是磁铁的形状设计,以及相应的作用效果,如何能使得圈状磁铁持续而且稳定地运行在另一圈磁场上呢?为此他研究了棒状以及圈状磁铁的特性,棒状的不行,他“行走”

时会偏转,好一阵子我苦苦思索,磁铁需要直线“行走”梦中说“将滚筒化为8段”我照做后确实有效,磁铁能直走而且来回不停。这样的话在圈状磁铁上会怎样。瑟尔知道磁化机能使其他导体也带磁。这种设备使用磁铁的公司工厂常有的,英国电力维修公司也不例外。

一些科学家疑惑,为什么滚筒能在圈磁铁上不停地运行。原因是,这是两种磁场完美结合的作用,作用指的是磁滚筒与磁场环的磁角度完美结合,两者各有独立的磁场,一种垂直,而另一种从中心向四周发散,这磁场与我们平时所知的不同,我当时并不清楚原因。这两种磁场交合产生的波能带着滚筒绕着圈磁运转,

虽然该现象起初还无法解释。两种磁场已完美的角度结合,这是装置运行的关键。单是两磁场还不行,这样,装置的“两个关键”便解决了。稀土能提供电子,磁场能使得滚筒绕磁环旋转。磁场的样子是多年前在德国发现的,当时做了个磁圈,我说“咱们看看磁场的样子,”于世我们撒了些细“铁屑”,拿开磁圈一看,你猜他们排列的样子。正如第二个梦所显示的那样。只有这样的磁场行,其他的恐怕都不,只有这样的。所以磁场还有别的功用,这与我在学校的不同,我认为我们队磁场的认知还很初浅。那这能用作发电机吗?虽然装置能产生高电压,但似乎瑟尔还没有方法加以控制。

  
几乎每个实验都会向他抛出新的问题我只想设计个发电机,但显然他还想飞。所以我为装置设计了壳子,想借这解决一些问题。相比在克劳利路“冲顶飞天”的实验,瑟尔其后的设计要好的多。1946年圣诞节前刚好完成了一个,节日过得很愉快,这以后瑟尔便全身心地投入了装置相关现象的研究。“瑟尔效应”也随之而来。

我刚开始研究制造装置时,几乎没有任何理论支持或科学的借鉴指导,靠的全是小时候做的梦,这些当时的梦,现在将要成为现实了。每次试验,瑟尔总试图借着他的梦将零散的知识串联到一块。小时不多的教育对我似乎有利,因为我能独立审视每一个问题。1950年瑟尔加入了皇家空军并驻扎拉福克,两年后退伍回来他寄住在乔治*哼斯的家中,后者是一位晚期癌症患者。他信仰宗教,他说他想在家里“离开”,不想再医院。几乎每晚8点我都会到他的床边,听他讲有关《圣经》的事。有次他问我的兴趣是什么,我便告诉他我当时的研究。他答道:“约翰,现在人们总是低头于自身的事,如果你能使人们向上看,你的研究费用我来出。”然后他叫了他的儿子上来,说:“周三请带着约翰去温斯布理,给他买任何需要的器具。”这是造一台“飞碟”并观测实验的良机。随后我们带着线圈,剪子等器具上路了,最后完成了第一个,3英尺宽的模型。一切就绪进行实验,他腾空后悬浮在离树顶几码的地方,当时周围人家的收音机全开了,只有当装置有冲天搬地飞走,收音机才停下来。我回到住处和乔治道歉说,“对不起,装置飞走了。”“人们有向上看嘛?”我说:“我想是的”“那就再做一个。”老乔治*亨斯直到临终前都为瑟尔的飞行发电机模型提供着资金支持。而瑟尔则想尽办法“留住”他的装置。我对她说,“我没法操纵他。”“没关系的,只要人们向上看就行。”这点我做到了,人们总是很惊奇。但,就算每次用新的方法,装置总“心系”着苍穹。先后的6个“飞碟”都相同收场。老先生离去前我们共造了6个,每个都试了不同的方法,但问题都没解决,全部飞走了。最后一个我们连了一个60吨重的“安全”销,但还是无济于事。那以后实验停了段时间,老先生“走”了。我派不上用场就被赶了出来,只能另寻住所。那之后几年就淡淡地过了。

后来有人向电力公司写信推荐我说,这人很聪明,精通电磁,望能给他一次面试的机会。年正21的瑟尔此后成为3人小组的领班,负责米德兰电力公司研究发展的11个区块,小组3人,负责11个地方,车间无法解决的问题都拿来这研究,米德兰电力公司的发展研究又给瑟尔上了“油”,就像在英国电力维修时,这到处是精通电磁的人。瑟尔在交流中渐渐明白了涉及装置的各种现象。他决定首先弄明白所有现象的本质,再花时间制造他想要的发电机。在人们说:“需要什么尽管说,我们会帮你能设计并制造装置”之前,我们有很多零散的问题,细小的步骤需要解决整合。这家伙想飞!那我们就给他个壳身,给他圆梦。研究时也出现了很多无法解释的怪异现象,瑟尔会抓住任何机会,同任何愿意分享有关机械尤其是电磁知识的人交流。1953年,瑟尔结婚并生了6个孩子,然而他总是想着装置的“飞行”,家庭生活算不上美满,而在米兰电力总部负责着11个地方,起初当我谈起我的这些研究时,他们都笑我。一天有所听闻的公司老总进来说,“约翰,你是11个区的负责人,但手下的人都在笑你,这样:我给你三个选择,A;收拾好行装走人,B:停止谈论,C:要么做出实物来。”我想了会说:“我热衷我的工作,不想离开,B:我不会闭嘴不谈,C:我会做出来的。”然后他说:“好吧,那你需要什么?”我说,“冲床,电碳,磁铁”“这都有,还需要什么?”我说元素材料。他便说道,“好吧,你说需要的材料,我帮你准备。”借这机会瑟尔凭他积累的电磁知识,逐渐地为装置的惊人现象提出了理论。理论之一在当时甚至还有早到他人的反驳和嘲笑。我对磁的理解也许与你不同,磁会包含了多种波?像光一样有光谱般的“磁谱”?

  

我认为磁就像光一样,两者相似,瑟尔在磁化部分装置时用了交流与直流的混合这便是“瑟尔效应”两磁场的干涉产生一种能被测量与放大的波。瑟尔的装置用磁滚筒旋转产生的磁场,来导出稀土元素中的电子流,后者则能被压缩,收集,利用与循环。这是磁场与电子的配合。结合“两个关键”来发电。我就在这,但没人来这个装置,验证我的理论。就是:用磁场也能行,干涉产生的sin型波会向流水一般。 如果你放磁化的滚筒上,滚筒就会自然地流转起来。 转的过程中由于能量稠密集中,滚筒与磁场环是不接触的,就像浮在表面一样。由于圈磁的影响,sin型波一动,滚筒就在引导下转起来,不停的转,虽然速度会增加,但滚筒不会飞走。磁场紧紧地将滚筒保持在圆环上,同时透过材料导出来的电子流秘籍地围在圆环周围。使滚筒浮起来。磁场因滚筒影响会不断地变化,但从不减弱间断,因为磁场能使永恒的,导出来的电子或能量会循环,稀土会通过电子进行能量循环,阴极电子的集中导致温度骤降,并产生能量。装置设计时产生极冷与极高的电压,这使的装置离地飞天。

 

1954年夏末瑟尔离开了电力公司移居到彭博尔的巴克郡附近,这里有大片的空地,美丽,广阔,安静。就在这里瑟尔继续他的如何操纵装置的实验,他们用到了陀螺仪,应力计等。通过电波控制64个“锤子”敲击滚筒使装置倾斜,移动,外部的敲击起到了作用。圆环的内侧布满了控制外侧的64个锤子的线路和开关。就这样他能控制装置了。瑟尔总共制作了41个能控制的飞行装置,之前的六个控制不了飞走了,之前瑟尔并不清楚引力是能被翻转的,也没有人提出过这样的理论。这显然与磁场的本质和我们的现象有些区别,装置周围的滚筒飞速旋转也产生了陀螺效应,随后由于能量的集中产生了高压。该装置用了诸多原理,几乎所有的科学原理在装置中都有所涉及,当1956年,第一个可以操控的装置试飞成功后发现,装置在飞过房屋时又带来了奇特效应,房屋的瓦片就像海浪一样一起飘动起来。并发出异样的声响。是因为装置下方产生的“气浪” ,屋瓦跟着气浪涌动着,当时也发现有鸟类在他周围的时候。由于受惊而掉到地面,折断了头颈。1956年一群老年投资者愿意为瑟尔的项目提供资金,瑟尔的研究得以继续。但唯一的条件是不许投放市场。他们不想招惹麻烦,这是消遣娱乐而已。这时装置的发电功能被放到了一边。不久英国航空部门就抛出了问题,比如它是如何起飞的等等。由于装置会逐渐产生百万伏的高压,应进入超导,“气流”会把他托起,周围的空气也受到影响,被吸到周围并旋转。

  

多年来瑟尔试验过各种控制方式的装置,好像总有人不希望在公开场合进行。最先的控制是通过无线电员来进行,由于体积较小,空间不够装不下真空管,电子管变压器一类的无线电设备。中后期制作的要大很多,通过改变能量流的方式使得装置倾斜,转向,前进,悬停。加密的指令信号可以防止其他信号的干扰,没有无线电爱好者的帮忙,实验就无法进行。虽然瑟尔努力尝试,但装置实验还是无法保密。越来越多的人对该技术馋涎,“会飞”是最吸引人的地方。那一次他们带着约一千磅的P-11,来到一片开阔地,一切准备就绪,并启动了装置,“他”自由了,并且上升的很快,赶到发射地,发现植被都被连根拔起,事后通过技术手段把在地上留下来的“燃圈”问题也解决了,虽然磁场还会朝着地表,但这时只分布在装置外沿,地表就不受影响了。还有些科学家再解释“他”飞行时离子化了周围的空气,但事实并非如此,装置的周围没有空气,磁场在外沿有一部分是真空的。见到它的人,都想拥有它,哪里都是这样,无知和贪婪。

    瑟尔机如果不懂量子物理学的人,一定会误以为是永动机,但是,实际上,瑟尔机既属于提取真空零点能的装置,也是以太极拳一样巧妙的牵引力,提取核能的装置。它在运行中,会有很多的物理现象产生。诸如:机器在运行中,小环会在绕大环公转的过程中,产生宏观和微观各自三种旋转运动。第一和第二种现象是小环的自转和小环围绕大环的公转现象,是共同产生的。小环在绕大环公转的过程中,因为大环和小环的表面,都是由紫铜做成的环,会因为紫铜的逆磁性,在小环公转时,随着小环转速的提高,产生小环自旋,和大小铜环表面的磁涡流,进而在铜的表面产生大量的负离子。并且,由于大量的负离子随着小环的圆周运动而做同向运动,会产生一个较强的磁场。而且小环和大环的磁涡流会让小环和大环拉开距离,并且悬浮无摩擦运动。继续公转下去,则产生第三种自旋,就是一个依靠于自旋的等离子,而产生自旋磁场,它也因为小环不断的运动,而产生了瑟尔机的小环自加速和自磁化的现象。令瑟尔机在使用中不但不会像普通的电机那样,产生磨损和磁场损耗,而且磁场会通过调整机器,达到一个比机器启动前更强的恒定磁场或者越用越强!而且,瑟尔机合适厚度的铜环会让铜环表面的负离子产生的很快,一个小时就能产生足够的负离子,而且这种场是标量的,是涡流,这样的场足够强,会让大、小环磁场叠加,增强磁力。第三种旋转,就是如上所说的磁场涡流的爆发,也叫磁涡暴。

在磁涡暴的过程中,因大环和小环都具有强磁场,在磁场的洛伦兹力作用下,在运动过程中, 因为小环运动时产生的牵引力,会让磁铁的电子重排、减弱磁铁分子的热震荡,使其变冷,而且,这些是磁冰箱的原理和瑟尔一样的地方,磁冰箱的原理,是根据磁热效应的原理制成的。

稀土元素镧、钕、钆等元素是具有巨磁热效应的金属, 在等温磁化时向外界放出热量, 在绝热去磁时温度降低, 因而 可从外界吸取热量, 达到制冷目的。这使瑟尔机可以达到接近绝对零度,低于—273度的超低温,远远超过超导体所需要的—190度附近的温度范围,并且可以是铜环和铜环表面电流超导。应用更适合的元素——钆和钕会更快速的达到这种效果。

瑟尔机具有电磁场一直增益下去的效果,而且,当瑟尔机磁场增强到5~10T磁场强度后,会产生瑟尔效应和飞升等反重力现象,一个1米的瑟尔机,其升力不小于60~120吨!而且瑟尔机这样的升力是来自于稀土和磁环,它们与零点能——也就是库帕对的双谐振,使库柏对变为可用的电。

在我们身边,包括一无所有的真空,都是电子的海洋,宇宙中到处都均匀的存在此种粒子,这使得瑟尔机可以从任何环境中都能轻易的获得大量电子。瑟尔机在此时可以产生磁环吸收钕的核外电子的现象,而库帕对此时和钕是谐振的,即可获取电荷为0的,正负电子组成的、具有中性电荷的库帕对,质子使其变成具有负电荷的负电子。

大量库柏对的涌入,在经过特氟龙的截流、阻隔产生的超高电势差,经过特氟龙的高频整流升压作用,对瑟尔机磁环的磁激光激发,产生了关键性的作用,可以产生发光和磁激光推进的作用,对未来的航天器技术革命,可以起到技术革新的关键性的作用。稀土是制造荧光粉的关键性材料,而稀土铁氧体石榴石,和稀土掺杂大磁体材料,则是产生磁激光的关键材料。磁激光是中微子激光,除了有极光的可见光,也有不可见光,是医疗治病、透视、探测、导航和暗能量武器的理想光源。

特氟龙的稳压,在正常时是会产生隔绝电子穿越的绝缘特性,但是在瑟尔机几十千伏~上亿千伏的做用下会变成电的半导体,解放军曾经用特氟龙这个特征,做过太赫兹的激光器,就是10亿赫兹的一千倍频率,而瑟尔机则将它做为整流稳压的理想物质。

而实际上和零点能共振,获取电子是质子直接作用的,瑟尔机的牵引力和磁场产生的核磁共振效果、使之影响到质子的行为,使它像瑟尔小环一样,影响他的自旋拉莫尔进动频率。并且影响其量子自旋共振模式,失去脱离和地球电磁场的共振,产生与之抗衡的自有震荡和场,并且,现在有一个理论认为,引力子具有“磁性”特征,也就是说它具有电荷性质,可以被磁场和电荷影响,如果有一个具有自旋、公转、核磁共振的机器存在,频率正确,则可以产生合适的引力场,实际上引力子也可能是电磁分量,支持此理论的证据有,钾、铯、汞蒸气和磁流体在强热状态下,都可以产生磁涡暴和强磁场一样的效果,有的也可以反重力,比如汞,而纳粹德国的飞碟就是液体的红汞,也就是锑酸汞做的磁流体动力源,在合适的电磁场下会产生大于输入无数倍的电磁场。并且有时特斯拉线圈的磁场强度甚至会更强。

瑟尔机产生的磁场,则可以产生吸波效果,同样也需要纳米铁氧体作为合适的吸波材料提高输出功率。但是,即使具有如上作用,也可以用2.4Ghz的频率,对瑟尔飞碟进行遥控。而且地磁场也是瑟尔机这么产生的,只不过地球产生等离子,需要放射性元素激活和太阳的磁场带动,太阳的涡流场给地球的初始力,就会像瑟尔机一样的转动。而且被地球吸进来的电荷会形成内部的闪电,瑟尔机则是和地球的这个电磁分量独立、抗衡。而且引力是具有电磁分量的力,而向心力的话,反重力,像程翔宇要是计算没错就需要12亿转以上的速度,而实际上电磁场的力,比旋转产生的向心力大得多的,这个力是吸引一切物质的高频场。

还有,做飞碟的大环,最好的材料虽然是紫铜,但是需要镀钛,而且是铌钛镀膜,可以管用20年也磨不掉。并且超导体临界温度远高于瑟尔机产生的稳定而接近绝对零度的温度。而飞碟最好的材料则是钛,在瑟尔机的作用下,这样在钛表面就能很快产生大量的等离子了,如果是3D打印,打印出来的材料还具有蜂窝状结构,更容易在外壳表面产生更多的电荷。这样的材料,比强度更高,同体积更轻。更适合做航天器。钛,瑟尔只需要纯的,那种70~90一公斤,不贵,比较谐振,做飞碟壳子很受用的。

  有关瑟尔效能机中四环材质层的代表性观点:
     瑟尔效能机呈扁平状,由三个固定的磁环和相应的许多被磁化的磁滚筒组成。这些磁滚筒一起围绕固定的磁环旋转,随着速度的加快,稳定地浮在距离磁环表面1~2毫米的圆轨道上运动,与内、中、外三个环相互作用。每个环会使它外围的磁滚筒绕着它旋转,由于环的直径越来越大,第一个环有12个磁滚筒,第二个环有22个,第三个环有32个,具体结构为:环滚筒滚筒滚筒。
瑟尔效能机的磁环和磁滚筒均由四种不同的材料从内到外按一定顺序组成:
第一层:铷,一种银白色光泽的稀土金属,用于收集和存储来自一个开放系统的自由电子,是整个装置的核心,据说它作为电子对转移到下一层的门

第二次:特氟龙,绝缘层,闸,门。
层:永磁材料,作为电子加速器,其机制是磁滚筒绕磁环旋转产生变化的Sin波形磁场
层:铜,作为从铷中获得的高速电子的发射器,产生涡电流,从而使磁环与磁滚筒发生磁耦合。


      瑟尔效能机的基本驱动装置叫回转电池。根据应用来划分,它可以作为发电线圈或转换机械功率的,也可以当做高压电源。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可以升空。在运行期间,每个磁滚筒绕自身的中心轴自转,同时绕圆盘中心点,在圆盘表面做无相对滑动的纯滚动,如图2所示,P点随磁滚筒绕圆盘一周后回到原来的位置,所经历的轨迹需等于摆线的整数倍。

     测量表明,产生的电势差为圆盘和磁滚筒的径向,圆盘为正极,磁滚筒为负极(如图1)。原则上,磁滚筒和圆盘发生电磁偶尔后,不需要什么来保持回转电池的运转。然而,作为一个扭矩发生装置,它的管道和外壳必需适合于转移产生的能量。而且,在应用上,它是内置在主结构里的,磁滚筒应该比圆盘要短,以防止磁滚筒被卡住。装置运行时,为防止圆盘和磁滚筒间的机械和流电接触,电磁相互作用和离心力使它们之间产生间隙,从而将摩擦几乎降低为零。实验表明,输出的能量随着磁滚筒数量的增加而增加;为了保证系统稳定运行,圆盘直径Dp与磁滚筒直径Dr之比应为一个大于等于12的正整数:
( Dp / Dr ) = N >= 12 ( N = 12, 13, 14, .....),而磁滚筒之间的间隙δr应该等于磁滚筒的直径(如图1)。
     在之前的基础上加更多的圆盘和磁滚筒可以做成复杂的回转电池。

制造过程

第一步 磁性材料和黏合剂
     未来的深入研究应该可以找到比原始实验中更加便宜、高效的材料和其他的黏合剂来改善它的性能。
     第二步 权衡比重
     通常,为了得到高效的磁体,将适当种类的元素和磁性铁粉混合是关键。找到一个最佳的质量比,就可以产生最好的磁场。然而,目前并不知道瑟尔在他的实验中所用铁粉的质量比,新的磁性材料和最佳的几何设计都是未来值得努力的研究领域。
     第三步 混合
     混合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它决定了材料的可靠和均匀程度。可以在混合容器里通强气流使混合均匀。实验还表明,如果一个组成发电机的磁体都是同一批造出来的,性能会更好。

第四步 铸模
     在铸模过程中,由磁性铁粉和热塑性的黏合剂组成的混合物在加热使会被压缩,同时又反弹。当制造直径Dp大于30厘米的圆盘时应把整个部分放进去。铸模过程对瑟尔效应会有很大影响,下面给出的数据应该当做参考
     1. 压力: 200-400 bars.
     2. 温度: 1500-2000摄氏度
     3. 时间: 至少20分钟
     注:在释放压力前必需先降温!
 第五步 加工
     如果权衡比重和铸模过程是正确无误,此步可以跳过。但是,有必要抛光滚筒和圆盘的表面。
     第六步 尺寸和外观的检查
第七步 磁化
     滚筒和圆盘应在直流场与交流场的结合下磁化 在任意时刻,总磁(势所产生的)力总是为正值,即MMF = idcN1 + iacN2 >= 0
     其中N1为直流导线的绕圈数,N2为交流导线的绕圈数。
总磁力随时间的函数

磁化线圈大约由200圈铜丝导线围成,交流线圈大约由附着在直流线圈之外的10圈螺铜导线围成。

建议参数值:
         直流强度, idc = 15OA to 180A
         交流强度, iac = 0.1 to 0.2A
         频率 f = 1 - 3 MHz.
     第八步 检查
     目的是通过磁能密度计来测量两个极线的存在和位置是否正确。
     第九步 组装
     根据应用需要来组装,如果用用发动机,必须把磁体内置在主结构内,以适应驱动;如果用来发电,感应线圈必需适合主结构。

在验证旋转磁场系统中的非线性效应时出现了极其有趣的东西。这种效应在所谓的瑟尔发电机SEGSearl Effect Generator -瑟尔发电机)被观察到一台SEG是由三个环和围绕这些环的一系列的辊组成的。SEG所有的部分是依据幻方定律组成的。辊筒绕着组成了环的盘旋转,但与它们并不接触。辊筒上有一个基本的和北极,盘上也有一个基本的南极和北极。显然,你可以用辊筒的北极去吸引盘的南极。盘子和辊筒均为层状结构。外部层——钛、然后是铁、尼龙、内里的最后一层是钕。约翰RR瑟尔猜想由中心元件(钕)释放出电子,而它们穿过其它元件向外传播。如果没有安放尼龙,SEG就会像一道激光和一个脉冲的发射并停止、累积,然后另一个脉冲发出。但由于有尼龙在,尼龙起了一个控制门(控制栅极)的作用,而那个控制门给了你一个遍及整个SEG的均衡的电子流盘和辊的的磁化过程中,恒常和变化磁场结合用于在盘和辊的表面产生一个特殊波 (正弦波) 的模式。基本效应是辊筒绕着环形盘自运行,而重量的减轻达到了推进的发生和整个磁系统的向上飞升。这些效应是由于实验设备的特殊几何结构而的发生的。显示出装置运行的关键动态中伴随有生物的和物理的现象。遗憾的是,除了列出的参考,我们对这台实验设备再也找不到其它的类似所述效应的信息。


实验装置的说明 
  基本的难点是选择材料并维持必要的模式印迹在盘和辊筒面上。为了简化工艺技术,我们决定用只有单环盘(定子) 和单环辊(转子)的单环设计。很明显,有必要通过承座加强转子上的滚辊并平衡好滚辊。在建议的设计中使用了空气轴承,使得摩擦损失最小。从可得到的描述[1-4]中,尚不清楚它是如何能造成定子有一个约一米直径的磁化。为了使定子从各自的在稀土磁体的基础上的磁化节实现具有1个特斯拉的剩余磁感应;这些节的磁化是以一个通常的方式,通过放电电容电池通过线圈的进行的。之后这些节被组装和粘结在一起,成为一个特殊的减低磁能的铁支架。制造定子用了110公斤的稀土磁体,而制造转子用了115公斤的这种材料。没有用到磁化强度下的高频场。这确定了取代[1--4]所述的印迹技术的是以交叉磁镶嵌件,具有与定子和转子的辊筒群的基本磁化向量成90度的定向的通量向量。对这些交叉镶嵌件,用的改性稀土磁体具有12特斯拉的剩余磁化强度,而抗磁力则略大于母材。图1和图2中,显示了定子1的接合处的配置,和转子元件——辊筒2通过交叉磁镶嵌件19的互相传动的方式。定子和辊筒表面之间留有1毫米的空隙。

  除了0.8毫米厚的连续铜箔,没有用到分层结构,它包着定子和辊筒。这张箔与定子和辊筒的磁体有着直接的电接触。辊筒中的镶嵌件之间的间距等于定子上的镶嵌件之间的间距。
1:单环转换器的变型 
  选择了图2里的定子1和转子2的参数比,以使定子直径D和辊筒直径d的关系是一个等于或大于12的整数。选择这样的比率,使我们能够在设备的运行机构的元件之间实现一个磁旋波共振模式


2:磁力离合器定子和辊筒的机构
  磁系统的元件都以一个统一的设计安装在铝制平台上。图3是有着单环置换器的平台的总图。平台有弹簧、缓冲器和三个可以垂直移动的支承。通过位移14的感应表测量位移的值;这样平台重量的改变就能在实验期间实时确定。带有磁系统的平台总重在初始条件下是350公斤。

3:单环置换器平台总图。

定子1安装为静止的, 而滚筒2组合安装在一个与设备的基准轴4连接的、并通过该轴传输旋转力矩的、可迅速转动的公共的隔板3上。基准轴通过摩擦套筒5的手段连接到电动力学发电机7和启动引擎6,启动引擎使转换器加速以达到自持旋转的模式,顺着转子安放的是带有开口铁心9的电磁感应器8。磁滚筒2与感应器的开口铁心交错并关闭磁通穿过电磁感应器8,并引起电动势,并直接对有源负载10(一组总功率1千瓦的白炽灯)作功。电磁感应器8 配备了电动传动11,并有机会在支座12上平滑移动。为了研究外部高压对转换器规格参数的影响,安装了径向电子极化系统。在转子环外缘上的电极13被设在电磁感应器8之间,电感器与滚筒2有着10毫米的空隙。电极连接到一个高压源;正势连接到定子,而负的则到极化电极。电压在020千伏内调节。在实验中使用的常量值是20千伏。万一紧急制动,普通汽车的摩擦片被安装在一个转子的基准轴上。电动力学发电机 7 通过一组开关连接到有源负载,确保负载从110千瓦的级式连接。 转换器在测试中有自己的内部构造的热能的油摩擦发电机15,是为开发剩余能(多于10千瓦)进入等位线内。但由于实验中转换器的实际输出功率未超过7 千瓦,油摩擦热发电机并未用到。转子旋转的完整稳定性是通过电磁感应器连接到一个附加负载来施行的,那是一组功率1千瓦的白炽灯。
  
  实验结果: 
  磁重力转换器建在一间实验室房间里的三个地水准平面的混凝土基座上。 实验室房间天花板高3米。除了现有的钢筋混凝土天花板,最接近磁系统的是发电机和电动机,它有着数十公斤的铁,因而有着使场的方向变形的潜在可能。装置由电动机启动,并加速转子的旋转。旋转流畅地增加到电机电路包含的电流表开始显示零或更低值的电能消耗,或甚至有返向电流出现。在每分钟550转时测到有反向电流存在。磁移传感器14在每分钟200转时开始检测到整个装置的重量变化。随即通过电磁套筒完全断开电动机的连接,而普通电动发电机通过同一个套筒又被连接到装置的基准轴上。转换器转子继续向着每分钟550转的临界模式自我加速,装置的重量迅速改变。除了改变转速重量取决于功率外,移入有源负载(使用了一套10个普通的1千瓦的电热水器)并还施加极化电压。在最大输出功率等于6-7千瓦时,整个平台重量G(总重为350公斤)发生改变,达到初始重量的35%?一个超过7千瓦的负载导致旋转逐渐放慢,并退出自生产模式,最终转子停转。通过对位于距离滚筒外表面10mm的单元式环电极施加高电压,可以控制平台重量。在高压20千伏(电极负极)以下,在基础发电机电路中采入功率的增加超过6千瓦不对重量G产生影响,尽管每分钟转速不低于400转。可观察到这种效应的紧缩以及G上的滞后效应(一种剩余感应)。4给出的实验图,说明了转换器的操作模式。

4:磁引力置换器的操作模式

平台重量局部变化效应的可变性与转子旋转方向有关,并有相同的滞后。在顺时针旋转进入临界模式在每分钟550转范围内,生成引力向量的反向推力,依此类推,逆时针方向旋转进入临界模式在每分钟600 转的范围内,生成引力向量的正向推力。临界模式在接近50-60分钟转时可观察到差异。有必要一提的是大多数有趣的区域都在550分钟转以上,但由于要有许多条件,进行这种研究的是不可能。其它有趣的效应包括在暗室里工作的转换器被 观察到当电晕放电时,蓝色或粉色闪烁冷光围绕在转换器转子周围,并有典型的臭氧气味。电离云覆盖定子和转子区域,因而形成相应的环形框。闪烁在转子表面的本底发光的背景上,我们辨别了波形图。观察到滚筒周围流出许多更强的条状光。这些放电为白色和黄色,但其特点是听不到电弧放电的声音。另一个没提到的观察到的效应是围绕着装置的垂直磁。我们注意到并测量到转换器半径15米内的永磁磁场异常。由装置中心的同心圆开始检测到强度增强的磁通量区域为0,05T 。在这些墙中磁场矢量方向与滚筒的场矢量方向一致。这些区域使人想起投掷石块在水面形成的圆圈。在这个区域间一台便携式场强计,是用了霍尔传感器作为敏感件的,没有记录到有异常磁场。从转换器中心到约15m的距离增加强度的层的分布几乎没有损失,而在区的边缘迅速减少。每个层的厚度约5 - 8 cm。每个层的边缘有着锋利的形状,层与层之间的距离大约是5060cm,并从转换器向外移动略有增加。可以观察到这个场的稳定图象,甚至在高度6米处(实验室二楼 )。在二楼没有进行测量。还发现转换器温度直接从室温异常下跌.。当时实验室温度是22度,而注意到温度下降到68度。同样的现象在垂直磁墙也被观察到。用普通的酒精温度计测量磁墙内温度,其惰性指标约1,5 min。磁墙里温度变化可以清楚地观察到,甚至用手。把手放进墙里可以立刻感觉到寒冷。相似的情景可以在装置上方观察到,如在实验室二楼,尽管中间被钢筋混凝土天花板阻隔。
  
  上述的所有实验结果都很不寻常,因而需要一些理论把它合理化。不幸的是传统的物理理论框架内的结果分析不能解释所有观察到的现象,而首先是重量的改变。重量的改变也许可以解释为重力的局部改变,或作为推力是来自于其本身场的斥力。

  直接实验,确认了牵引力无法执行,但无论如何,对重量变化的解释都与现代物理模式不符,而要求重新思考引力的理论标准或对牛顿第二定律提出批评。二者均是唯一可能的,如果我们考虑到象法拉第、麦克斯韦、米耶的理解的现在提及的物理媒介以太。从现代物理学的立场看,靠近区域的转换器的磁系统的电气化和冷光并非完全清楚。磁能和热能墙现象可能有关于阿尔芬的磁声波加大有关,通过转子旋转的可变磁场而在近区内磁化电离子。
  
  目前我们还不能给出一个机械与环境互动和能量转换的确切描述,但这是显而易见的,不使用物理介质概念——法拉第、麦克斯韦、米耶意义上的以太,我们是完全不能给予这些现象以坚实的物理理论。总而言之,我们强调的是,生物效应的影响,特别是实时流影响的变化的问题,必须发生在转换器的执行区,并不考虑全部。这些问题特别重要而且绝对尚未考查,虽然也有人提到过瑟尔效应机的辐射治愈作用。我们自己的经验可以作出审慎的假设:短时间(数十分钟)逗留在转换器工作区,以固定的6千瓦输出功率,没有观察到对人有什么后果。

笔者对SEG的关注已有些时日,从当初的迷茫,到后来的逐渐清晰,是通过上千个日夜“磨”出来的。从物理角度分析,以及电磁原型的制作都证明了该观点。由于装置特殊,笔者也只能带有隐晦的手法和大家交流。

从爱好者关注的角度看,基本上都是在幻方的一个层面“全军覆灭”,关于幻方到底在SEG里起到什么作用?暂且把它理解为一个框架吧。就像任何制造业,都要有计划,图纸之类,这样就不要过于费神。整个装置的制造核心就是磁铁,看似简单的磁铁,却不是市面上可以买到的。主要基于他的磁场形态。轴向,径向,辐射,多级,倾斜等充磁方式都无法实现SEG的特性,到底SEG的磁场是什么样的?可以把它理解为地球的磁场形态。对,就是地球的磁场形态。大圆环和小滚筒的运行方式就如同太阳和地球一样,相互吸引,又相互排斥。不仅公转而且还有自转。伴随SEG的悬浮,制冷,真空发光等物理特性进行下一步阐述。

很多爱好者和仿制团队之所以实验不成功,主要还是无法正确的获得SEG所需的磁场,因为SEG的磁场是需要磁极翻转的。电和磁本身一体,只不过通过媒介的不同,表现出不同的特性罢了。磁极的翻转需要“通道”,就像电会朝着电阻小的方向流动一样。磁体周围的空间形成的磁阻非常大,当小环被动吸附大环旋转,并获得了较多的磁场增益时,逐渐变大的磁场受到了空阻的限制和压缩,磁场密度逐渐增加。如果能正确获得“通道”,增益的磁场会随之涌入“通道”。从通道内部不断流动,这就是磁极的翻转。随之而带来的就是磁制冷,这就是为何SEG效应会有低温效应。

当进入到制冷状态,才是SEG效应的开始阶段。随着增益不断增加,制冷效应也越加明显,磁极翻转后的磁场也不断扩大,并形成一定大小的磁墙(可以理解为一种防护层,是一种高速,有规律,扭曲,旋转的同极磁场)。增益的磁场使通道内的磁场密度不断增加,而整体的磁场强度已经完全可以对抗地球的引力,“通道”内的磁场密度增加也有极限的。越接近极限,“通道”内超导效应越加明显,直至绝对零电阻。这种状态下,周围空间的负电荷会被吸引至SEG,并以磁场的形式释放出来。此时的SEG周围早有一层看不见的超导层,当大量负电荷进入超导层,会以光速运动,高能量会导致SEG表面看起来发光,都是电荷流动所致,并产生外形光晕的效果,发光颜色也会有不同,只是SEG制造所用的幻方及参数不同所致。

SEG进入悬浮,飞行状态是需要控制磁场形态的。磁场讲究的是平衡,而反引力装置就是要破坏这种平衡,一个磁场形态良好的SEG是无法悬浮飞行的。通过某些方法,可以获得“头小脚大”的磁场效果,由于磁场的平衡被破坏,装置会竭力为自身找回失去的平衡,这种平衡由于是出于控制的原因,所以装置永远无法达到这种平衡,不断增益的能量就是其飞行的动力来源。

SEG的制造并不是很难,但他对制造相关的知识点还是比较多。这也是最容易实现的真正反引力的装置。SEG除了作为反引力的动力装置之外,还能作为发电之用,区别在于制造前的参数及幻方的不同。作为迈向太空的必经之路,告别石化燃料的时代已开始。无限能源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SEG的飞行速度很快,但达不到光速,和本身的特点有关,真空的宇宙中同样可以为SEG提供能量,真空并不是一无所有,只要能够传送辐射和粒场,就说明真空中有能量。SEG的运作方式必须在磁极翻转后,施加少量定型负载后得以实现,定型负载是为了SEG在磁极翻转后,固定磁场的形态,以免在用电设备零负载在,SEG回到初始状态。磁极翻转如同一个新的原子创建,电子围绕原子,竭力想达到自身磁场的稳定,主要靠定型负载和小滚筒不断旋转,维持自身的磁场翻转后的能量平衡。这就是为何能量会有增益。磁场平衡状态下的SEG更适合提取电能,不平衡状态适合运动。SEG的能量输出也是有极限的,这与通道和结构有关。我们的科技水平已向这一领域进发,相信在和平的条件下,会造福人类。



    摘自:瑟尔的故事

     中国科学院  许梅

     俄罗斯科学院高温研究所亚力克斯弗罗洛夫,网络中文版

   

上一篇:即将到来:自由能源以外最能改变世界的东西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