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探索发现 > 地球文明 > 文章

“日月堆相”小编

时间:2017-12-01    点击: 次    来源:山东分会    作者:严冬   - 小 + 大

“日月堆相”小编

莒鳩關關

2017年10月11日(星期三) 晚上11:49

     蒙昧初始,究竟是什么动力促使原始人类开启向文明过渡的先河?这个答案可能多种多样,但对大自然敬畏之心的萌动,亦不排除即是其中之一。无疑日、月、星辰是首批成为崇拜对象的自然物,尤其是光辉熠熠、灿然不敢正视并会适时带来温暖的太阳,以及驱散黑暗阴晴圆缺的月亮……
     原始社会部落宗教艺术多是巫人为之,以此来禳灾祛异,祈佑平安。有关太阳形象的表示方法,一见诸文字符号,再就是绘画图案。我国台湾高山族太阳象形文字符号表示为○;仰韶文化大河村-秦王寨类型的彩陶纹样,太阳形象也被描绘成○形外加光芒线;内蒙古阴山岩画中的“拜日图”,其礼拜者头顶上的太阳也呈○形;在甲骨文中的“日”字,实从由○添加一点变为⊙演化而来,有时竟直接刻写成⊙形。《说文解字》从小篆字形释“日”字为“实也(指其中的一点),太阳之精不亏,从口,象形。”而金文中的日字及偏旁的“日”,大都写作⊙形。据考大汶口文化“莒图象文字”总共有复字二十,大概分七类,主要有五种:其一为日、月形上下合并表述的“日月堆相”类,共有六个;其二为不同数目五、七圆环各自相异颇具运动感的排列方式组合类,共四个;其三被解释为“斤、钺”型;其四按其几何形状解读为“菱形”;其五,两个字符似种植物、“叶片”对称,曼妙伸展。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专家,清华大学教授李学勤先生释为“皇”(图二,17、19)字,《礼记·王制》云:“有虞氏皇而祭”,前人据以释金文“皇”字①;《王制》郑注:“皇,冕属,画羽饰焉。”原始的“皇”或许就是一种用羽毛装饰的冠②。在类似第二种图象文字中,安徽尉迟寺遗址出土的陶尊上刻画的字符(图一,20)具有更鲜明的特点,可以说完全承袭了陵阳河、大朱家村遗址出土的这种明显是在描述一种处于运动状态的事物的图案动画,就象是最原始的连环画作!而图一中编号22的符号则是生动表现原始宗教顶礼膜拜仪式的“拜日图”,极似内蒙古自治区“阴山岩画”(图三)中的那位作出“双手合十”、佛教徒般遵循宗教仪轨的礼拜者——那么以此作引申,大朱家村遗址(图一)编号为16的符号描绘的很可能是对拜日者,也即“大祭司”的形象刻画。只不过大汶口文化区域的“巫师”更喜欢用“圆”型来创作自己的美术作品,其中唯一前后分别刻画两个字符、一枚记“五数“或是“五行”概念的两陶尊上沿下腰处那规则的圆形应该是用管状器物按压成形,与内蒙古阴山岩画流畅自然的画风相比显得有些另类。图一字符16、图二字符5由于模型制作不够细致导致线条间距分隔细节模糊,看不出其上部是三分的结构,显示的形象就是安徽尉迟寺遗址出土编号(图一,22)的字符。有趣的是,安徽尉迟寺(图一,24)与莒县陵阳河(图一,1)遗址出土的两个近似符号的区别仅在一条横线上。虽然经这条直线使得“光焰”或“山峰”的数目上有三五之别,但其与“皇”字下部的近似长方形条状物经一线分隔后,所欲表达的应该是同一涵义,或基座,或祭祀器具。而若基于后者,它要表达的是火或光的可能性更大。就象大朱家村(图一,15)和尉迟寺(图一,23)图象符号即非对山型的夸张变形,所刻画的就是“光”与“火”。与陵阳河遗址出土的字符相比,尉迟寺遗址的图象符号更为繁复,所欲表达的蕴意还需要作更进一步的探讨,暂不赘述。仅对“图象文字”而言,已经“美化”并镌刻于专用祭祀器具的“日月堆相”类型占据多数,这说明大汶口文化的宗教崇拜形式较之前有质的飞跃,“日月堆相”不同于单纯的“太阳神”或“太阴”的崇拜,是统一的崇拜集合,具有更强大的心理暗示作用,更是原始“崇拜”的进化,已然形成了一个综合性的体系——不难想象,当你身处其中,大祭司的“献词”必定会让人印象深刻!而“日月堆相”图腾的成型则证明了远古人类对来自天空的关注和敬畏,也以此注定、浓缩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文明”的标签。
    在对其中造型最为唯美的“日、月、山”组合字符,学界解释仁智皆见,“旦字说”、“祭祀说”、“春分说”,莫衷一是,却也解释得似乎皆合情理、顺表意。对于“大日”、“月轮”几无争议,但对下部所谓“山型”的原型所属地却龃龉不断:在“大汶口文化”的命名地泰安地区,将包括“日月山”在内的“日月堆相”类的字符解释为“燃火祭祀”,“山”型被确认为“五岳独尊”的泰山;在莒地,被看作“莒州八景”之一的“屋楼春晓”引以为豪……而坐落在

    青海湟源县境内也有一处名叫“日月山”却不很起眼的山岭地,为青海湖东部的天然水坝,是祁连山脉的一个分支。藏语叫日月山为"尼玛达哇",蒙古语称"纳喇萨喇",都是太阳和月亮的意思。在历史上,日月山还是唐朝与吐蕃的分界。唐、蕃多事,边吏不谨,互有侵轶。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双方互遵旧定,吐蕃表示“不侵河湟,不惊牛马,不踏庄稼”;唐表示不袭击吐蕃城塞和部落,不阻断交通道路。于赤岭(前称)建立界碑,碑镌“以月托日”(日月堆相)之象,借以昭示唐蕃友好,“在天之为日月,于地之为舅甥”③。此由日月山之名所称也。 被认为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典籍的《山海经》这本书上提到“日月山”的有六处,说明日月山的名字并不是唐代文成公主弃了日月宝镜而得名,而是早在战国时甚至更早的春秋后期就出现了。
   “日月山”,这是一个多么动听、诗意的名字!作为莒人,也曾为身居大汶口文化的图象文字出土地而沾沾自喜,而一张横空出世的“梅里雪山圣照”④却轻易打破做了好久的春梦……结合包括西藏、云南等地的藏区原始宗教崇拜、从古传承至今的藏文以及诸多当地苯教文物素材,其上“日月堆相”的形象历历在目,不啻醍醐灌顶!这种现象足以说明“日月堆相”的崇拜在地域范围上远不止内地考古学的认知,止于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等华夏、东夷文明圈,在整个藏区也包括佛教的发源地古印度、尼泊尔,这种奇妙的日月相合图腾的起源可能更为久远。笔者以为,虽然佛教的诞生距今仅有不到三千年的时间,看似与大汶口文化无法实现对接,但从佛教的教义、教理汲取到的智慧对于理解远古时期的大文化背景很有裨益。
   释迦牟尼菩提树下的“觉悟”成佛,是自我内省还是外缘接纳的结果?佛教“原教旨主义”在对“大日如来”进行描述时称,“是在金刚界曼佗罗五大月轮中央轮五尊之中尊 ”,为释迦牟尼佛的三身之一。是表示绝对真理的佛身。“大日如来系密宗将宇宙实相佛格化之根本佛,密宗以大日如来为最高之佛格与根本总德。”;音译“毗卢遮那”是光明遍照之意,大日如来就是遍照一切世间万物而无任何阻碍的法体,智慧之光遍照一切处,不生不灭,无昼夜之分——这可能即是“日月堆相”最初成型的思想根本。而(图二,8)符号那下部之“焰”型实乃“大日光明遍照”的光焰——这与泰安地区的“燃火”祭祀说较为贴近,但却非人为而是太阳发出的光芒与似火的热量,用来比喻“大日如来”惠及人类的智慧之光;而月轮则喻其具有月轮圆满明了之德。《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中“我见自心,形如月轮。何故以月轮为喻?谓满月圆明体,则与菩提心相类”。而借用洁月比喻修行者的菩提心,因为明月具有如下功德,如圆满、洁白、清静、清凉、明照、暗中独尊、中道、速疾、巡转、普现等等——日月相叠,美轮托日,将最原始的宗教思想通过这种诗意的方式完美地表达了出来!
於甘肃乐都马家窑文化柳湾遗址出土的彩陶(图四)刻画符号里,就发现过很精致地描绘在器物表面上,刻意表达的原始宗教标志和符号,比如圆圈内的完美纯净的“十”字,和用细密线条纹饰凸显出来的十字。在一件彩陶上清晰地描绘着一个与宗教很有渊源的“卐”字,这种时间穿越感很强的现象在考古发现中并非绝无仅有。
   在有关人类的神话中,中国流传最广的是“龙”的传人“女娲”造人传说,她的故事实源于殷商“止雨娥”。《山海经》云:大荒之中,有山名日月山,天枢也。吴姬天门,日月所入,有神,人面无臂,两足反属于头上,名曰“嘘”。“文物出版社”出版的《青海彩陶》一书收录的人头像彩陶壶,捏塑的人头下连接蛙肢纹,腿作八字分开,又绕至脑后,恰似两足屈至身后抱头的杂技动作。此人头像即是“人面无臂两足反属头上”《山海经》所记日月山上的“嘘”神⑤。而图象文字中被李学勤先生释为“皇”字的符号,在左右四缕不明物中间显然“盘膝而坐”着的图形恰似没有双臂的躯干,此形象即便非对“嘘”神的刻画,这种“居中”的设计和构思也应该是对某种崇拜物或“神祗”最简约而恰到好处的描绘。在图象文字中对“火”或“光”(图二,8/9)的写意符号变体就有两个,那么“皇”(图二,17、19)字两侧的四条形辐射对称物就可以推断为是对“光芒四射”的最佳诠释!甚至即是对原始宗教膜拜对象的摹本素描——这位盘坐瑞光之间的“皇”或许即为启蒙原始部落族群,给先民带来智慧、文明的外来“神祗”,并于几千年后在印度次大陆另寻到了那位至今影响遍及世界,“觉悟”成佛的大日如来……

 


 

图一

(图二)符号编号顺序依次从左至右,自上而下

图三

图四

大日如来造像

大日如来木雕

拉萨景区岩石上镌刻的卐字与白色太阳、黄色月亮堆相组合

 

金币上的藏戏面具“日月堆相”图腾

 

明代梁庄王随葬西藏密教法器上的“日月堆相”

注释:
①汪荣宝:“释皇”,《国学季刊》第一卷第二期。
②李学勤:“论新出大汶口文化陶器符号”,《文物》1987年第12期。
③《雪莲》杂志社文章“日月山的历史地位及其巨大影响”(任玉贵)时间不详


“梅里雪山圣照” 注:照片系何金武先生摄于1992年9月19日。2000年8月14日,应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佛教协会要求,云南省摄影家协会和中国乐凯胶片公司的专家们在昆明共同对这组取名为《梅里雪山圣照》的黑白胶片进行了技术鉴定,结论为:“《梅里雪山圣照》摄下了自然景观的瞬间,不是电脑制作,不是暗房特技加工”。
⑤“女娲发祥地的考述”(李国权)来源: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3-07-03

莒州博物馆 严冬

上一篇:重大发现:秘鲁发现外星人尸体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