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天地 > 科幻世界 > 文章

如兆科幻系列--《他是我吗?》—耿兆良

时间:2017-12-12    点击: 次    来源:联合会    作者:耿兆良   - 小 + 大

摘要:1、甄副市长找替身 晚上,一阵惊心动魄的警车喊叫声,把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副市长甄其纶先生震跳了起来,他赶紧跑到窗口往鸣叫的警车方向看去。警车已经停在了旁边一座别墅楼房四周,警车顶灯还在不断的一明一暗地旋转着。 这里是一个没有命名的、但是在老百姓心目中已经定位成该市的“富人区”居宅区。警车围住的那座楼房的主人是著名的海能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梅先生,社 会上早就传说,该公司在经济..
 

如兆科幻系列--《他是我吗? 

作者:上海  耿兆良

    1、甄副市长找替身

    晚上,一阵惊心动魄的警车喊叫声,把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副市长甄其纶先生震跳了起来,他赶紧跑到窗口往鸣叫的警车方向看去。警车已经停在了旁边一座别墅楼房四周,警车顶灯还在不断的一明一暗地旋转着。

    这里是一个没有命名的、但是在老百姓心目中已经定位成该市的富人区居宅区。警车围住的那座楼房的主人是著名的海能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梅先生,社 会上早就传说,该公司在经济方面存在严重问题,这是甄市长心里明白的,他从海能公司得到了巨大的非法贿赂。现在证实了这种传说,梅先生被公安人员拥蔟着带 进了警车。

    兔死狐悲,此情此景竟让靠在窗框上的甄其纶双脚发抖,他拉上了窗帘,把夫人钱缓从卧室里请了出来。

    “什么好看的电视要请我来看?夫人理着披在肩上的头发。

    “你看!甄副市长把窗帘拉开一条缝,让夫人看,一串警车消失在夜幕中:难道你没有听到警车的鸣叫?

    “那你要我来听警车鸣叫是什么意思?夫人带着疑问的眼光问。

    “可怜的女人啊!大火烧到自己头上才知道逃跑。

   “那怎么办?夫人还是没有方向。

   “你想,钱的大部已经转移到了国外,如果来抓人时不被抓住,不就争取到了逃往国外的时间了吗?

   “想得美,公安局冒准他在家才来的,此时,还能往哪儿逃?夫人认为老公异想天开,因此,口气里带了几分讽刺味。

    甄市长说:你们女人只知道涂脂抹粉,除此还有什么招术?

    “既然你有妙计还要劳我的什么神?夫人说着愤愤不平地转身回卧室去。

    “你啊!你想想,如果今天梅先生的事轮到我们,该怎么办?甄市长说:我想,抽千把万资金克隆一个甄其纶。懂了没有?

    夫人钱缓停住了脚步,心里想男人毕竟是男人,什么鬼主意多会想出来,金蝉脱壳的妙用,看着狡猾的丈夫叹口气说道:不过,一千万也不是个小数字。

    “你看,妇人之道吧!丢掉一千万,其余大头不就保住了。把我弄去了,还有什么呢?甄市长说着大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感染了女人,两人同时笑了,决策在笑声中拍板。

 

    甄其纶忙进忙出,一位长得娇媚的女秘书跟在后面忙上忙下,两人配合得很有章法。

    女秘书拿着一迭报纸递给甄其纶时,把身子贴上去说:市长,看头版。海能公司出事了,他不就住在你家邻边吗?那个火会烧到邻居吗?一语双关,足见她和甄市长之间的友谊非同一般。

   “我们和他不一样,廉政爱民是我的座佑铭。甄市长嗅了嗅秘书身上的香味说:哦!我将要到国外去一次,这里,你要多费心呵!

    噘着小嘴的秘书显出不愉快的神情:国内事苦秘书,国外事就不要秘书了?

   “那是上面的意思,我那能违背?这次去,时间还可能长一些。噢!市长诚恳地解释:反正,忘不了你,回来会有礼物敬你这位小姐,那能让你被人白叫狐精秘书呢!

    甄副市长真的去了国外,克隆这事情还一定要被克的人亲自到场才行,何况,这件事需要绝对又绝对地保密,甄其纶亲自去办是绝对必要的。

 

    夫人钱缓在家里望眼欲穿,去国外这么久的甄丈夫,怎么就像从地球上蒸发掉一样,不但没有一个电话回来,而且说什么也联系不上。甄离开时又特别关照过,不要 向任何人声张他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人们的嗅觉被社会培养得特别灵敏。因此,她只得静等,有一次那个狐精秘书来电话问,甄市长何时回来?钱缓巧妙地回答:公事中的甄其纶在哪里?应该问你这位大秘书才对呢!秘书也知道与甄市长的第一夫人多纠缠没有自己的好处,也只得静等。

    一天下午,钱缓突然接到老公电话,说是明天晚上9点到国际机场,要求夫人一个人秘密地到机场迎候。钱缓放下电话,乐得竟然哼起了小调,丈夫回来是喜事、只要求她一个人去接,不要别人去接、尤其是不要那个狐精秘书去接,那是多么令人高兴的转变啊!

    第二天一早,钱缓去最好的美发厅做了头发,化了一个下午在镜子里试穿着各款衣服,尽一切努力把自己打扮得既年轻又漂亮,自己尽管知道已经不年轻了。

    晚上,她很早就去了机场,但是,她一到机场就找了个既能听得见机场广播航班信息又十分偏僻的雅座等着。用不到描述,对于钱缓来说,时间几乎是停滞不前的。好不容易等到丈夫乘坐的航班降落在机场,钱缓挤在接机的人群里,向通道的深处了望着。

    看到了,老公略显疲倦的身影出现在通道里。钱缓向老公招着手,老公旁边一位大胡子男人与老公说着什么,没有注意到钱缓的欢迎。过了一会,老公终于看到了自己,也向她挥手,并明显加快了步伐。

    这次是由于秘密回家,没有要市里派车来接,夫妇两到外面叫了一辆TAXI,安全可靠。在车子里,钱夫人迫不及待问克隆人的事情办得如何了?丈夫施了一个眼 色,把话题引到其他事情上去。钱缓很骄傲,做市长夫人也是要有水平的,她就明白丈夫的眼神是要表示,心里再急这种绝对机密的事情,只有到了家里才可以谈 的。

    还好今天道路不堵车,一个小时多一点也就到家了。钱缓赶快取出钥匙去开门,在前面走进了屋、打开了灯。两人一进门,钱缓急着拥抱自己的丈夫,像拣回了断了 线的风筝,那种高兴劲头别提啦!没有想到,丈夫并不着急地说:先让我洗个澡吧!于是,钱缓去为老公准备洗澡水、浴巾什么的。老公乘机在住房里兜着看了 一遍,钱缓显得有些兴奋说:快去洗澡吧!家里的一切几乎没有变,你用不到担心。老公也就微笑着走进了浴室。

    钱缓在客厅里哼着小调整理着老公的行李,门铃响了。这可把夫人吓得不轻,老公刚刚回来,现在又是快午夜了,说什么也不应该再有人来的,她立即连想到了邻居 梅先生。不开门是不妥当的,钱缓把行李赶快硬塞到一个柜里,装做老公没有回来一样。她去打开门,站在门外的是一个大胡子男人,不就是在机场迎接老公时,看 到和老公说话的那个家伙吗?这么晚了不回去,难道要来借宿?

    “请问,这里是甄市长家吗?大胡子很有礼貌地问。

    “是啊!先生,您是?

    大胡子没有受到女主人的邀请竟然向屋里走进来:甄市长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你!你!先生,我还没有邀请您进屋啊!钱缓有些恼怒,但是,老公又在洗澡,一个女人又能怎么样?不过,来者还没有露出凶恶的动机和行动,看吧!

钱缓看着大胡子背着她弯下腰,放下行李,在那男人转过身之际,几乎把钱缓吓昏过去。

    “你?啊!你!

    那男人已经拉去了伪装的面具和那大胡子,说:缓!我才是甄其纶啊!

    对呀!缓!是这么称呼我的。那么,洗澡的那个呢?是克隆的老公吗?钱缓还是没有缓过神来。老公告诉她,克隆一个从小长大的人,只需400-500万;而克隆一个同样大小的人需要1000多万,其实那已经不是克隆而是复制了。她似乎明白了,点点头。

    洗澡的老公出来了,对着钱缓说:对不起!不是我故意骗你,是你老公要我这样做的,目的是试一试,我像不像他?如果夫人也难以认出,甄其纶先生就应该向克隆公司付清最后一笔费用,200万元。

    钱缓如梦初醒,一下子扑到了真正的丈夫怀里。

    “那今后如何称呼?钱缓问。

    “给他取了个姓名为甄其伦,身份证也办好了。在家里么,就称他为老二吧!甄市长说。

    对于钱缓来说,别的倒是没有什么,只是要经常细心区分两个相同的人。

 

 

2、何处来的一千万?

    甄其纶去上班了,甄其伦留在家里。

    老二留在家里,要熟悉家里的一切,还上网了解本市的有关情况;可以通过电视了解本国的风俗习惯。克隆这东西,什么都像,就是脑子里贮藏的信息不一样,这要靠快速学习、强记硬背来完成。甄其伦的任务不为不艰巨。

    甄市长一去上班,钱缓寂寞无比,以前她会独自一个人外出找朋友玩。她有她的相好,她有哄她、骗她的知心男人,现在家里有了老二,有人守家了,她更加放心大 胆地外出了。几天一过,老二觉得无聊也无奈,一个大男人关在家里算什么?想出去溜溜,因此,他就留心甄市长及其夫人的活动规律。

    星期一,甄市长必定一整天在市府上班。在这一天,钱缓在外面玩得也最野,往往快到天黑才回来;钱缓一般是在下午七点多到家,之后,再过半个小时左右,甄市长也就跟着回来了。

    还有就是星期四,只要甄市长提着便携式电脑上班,一定是去和外商谈合同,一般也是很晚才回家,那一天,也是钱缓的外出活动的好机会。

    星期一又来到了,上午9点一男一女都先后出去了。甄其伦出去的机会来了,先沿着一条比较热闹的街道行走,这样既可以看到街景又不至于迷路。前面是一幢大楼,对!电子地图上标明过,是皇家广场。进去看看吧!

    甄其伦走到二楼,那是衣服专层。他在衣服柜台间穿越,欣赏着这个城市的传统服装。突然,一位窈窕美女拦住了他,他一楞,看着她那美丽动人的眸子。

    “甄市长,今天来视察服装市场啊!女子环顾四周,笑得合不拢嘴说:怎么就一个人呢?即使如此轻声,也已经引起旁边的几个行人的注意。

    “你是?

    “市长真幽默,小秦啊!前天还在一起过,怎么开如此玩笑?女子小秦好奇地回答。

    甄其伦才意识到,她肯定把自己当作甄其纶市长了,不仿顺水推舟,也好有个人陪着走走,免得寂寞。

    甄其伦笑着伸出了右手,与小女握手,说:是吗?我幽默。我们一起走走吧?

    “前天你要我联络的事情已经有消息,小秦靠紧他轻声地说:你周一往往没有空闲时间,准备明天向你报告的,想不到在这儿遇到你。

    “噢!他努力让自己进入市长的角色,只是噢了一声。

    “市长,到老地方向你报告吧?小秦问道。

    “好!

    他俩乘电梯到了十六层楼,来到服务台,小秦和坐台小姐点着头,她们相互再熟悉不过了。

    “还是1608房?坐台小姐问。

    小秦回答:是!

    坐台小姐把1608室的磁卡递给了小秦,甄其伦跟着小秦进入1608室,小秦把门关上,刚转过身就扑到了他的怀中。甄其伦被这突然的动作僵住了,不过,甄市长那种好色的复制基因发挥作用,他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双手捧住小秦的娇嫩的双臂说:   “先把二件事情落实了。

    “什么事啊?怀中发出娇滴滴的声音。

    “一个是,我是出来走走看看的,没有带钱和银行卡什么的,这房间的结帐?他说:第二么,你先把要报告的事情说说看。

     小秦有些呐闷,甄市长把两个人的缠绵总是放在第一位的,再重大的事情都要把与我小秦二人的床上戏唱完了再说的,今天又怎么啦?但是,小秦又不敢真正的顶撞这位市长,她有呼风唤雨的今天,没有一件离得开这位浑身温情的市长。

    “你呀!太开我玩笑了,市长外出任何开销只签字记帐从不付款的,要什么钱啊卡的。小秦面露生气之表情,把双手放了下来,继续说:至于要向你报告的事情么,容我慢慢地说给你这位大市长听。说着,露开了雪胸喘着气,发出轻轻的呻吟声,用双眼深情地盯住他的眼睛,渴望着。

     甄其伦耐不住小秦女性的诱惑,一把将小秦抱过来,一起滚到床上。他把她压在下面,说:本市长现在听你的报告,说呀!

     “我,我,快要被你压死了。小秦喘着气说:先说,还是先玩?

    “你说呢?甄其伦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顾发泄着一个男性的勇气。

    小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愉快过,她不明白,同样一个男人,二天前和二天后竟然判若两人,男人啊!实在弄不明白你们的。

    小秦从洗手间走出来,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微微发红的脸蛋,二只眼睛带着脑袋里的疑问和心理的过分的满足,看着这位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市长。而甄其伦虽然已经和 甄其纶有同样年纪,可是,他毕竟是个复制品,还从来没有过两性的体验,今天才破了童子身,他用胜利者的眼神望着眼前的女人。

    小秦从提包中拿出一份合同,递给他说:市长,你先看看这个吧!没有想到他突然站起来又一次抱起她摔到床上,也不征求小秦的意见,立即再次演习已经发生过的那出戏。小秦没有反抗也没有积极响应,顺其自然,他今天怎么啦?在脑子里翻滚着。

    小秦又一次从洗手间走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他。

他说:你简单地说吧,别看什么合同了,该怎么就怎么。

你不是这样的,你总是要看原件后表态的。女的说。

    他挑衅地说:你敢不听我的,难道你再要我教训你一次吗?哈哈!

     “好了,留点余兴吧,过几天再聚。小秦娇媚地说:合同额5亿,按百分之六计,返回给你三千万;今天预付一千万,中标后再付清另外的二千万。行吗?

     “你说行就行,那钱呢?他问:什么时候兑现第一笔呢?

     小秦说:你现在正常了,记得钱了。第一笔现在就付,你等着,我打电话。

     “是李总吗?小秦拿起电话:是的,我听出你的声音了。我现在正和他在一起呢,先一千万吧。什么?再报一遍帐号?好!HZ561879。听清楚了?好,听清楚了。

     挂上电话,小秦坐拥到他腿上,说:谢谢咱小秦吧!是狐狸精好还是小秦好?说!

     他把她抱紧,在她耳际问:你更是狐狸精,要用实际行动再表示一次吗?

    她挣脱了他,说: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正劲的,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

 

    几天后,甄其纶在网上查到自己帐号里突然增加了一千万,抓着头皮接通了小秦的电话:秦吗?一千万与你有关吗?

    小秦惊讶说:几天前的事,你怎么就忘记了?

    “什么?上次见面时没有和你说过一千万的事吧!

    “是否你疯狂过头了?小秦惶恐而又委曲地说:好!你给个时间,老地方见面,或许到了熟悉的环境,你就会想起来。这些对话,老二听得差一点让自己笑出声来。

 

3、开标

    第二天是星期二,甄其纶副市长和夫人都在家,老二甄其伦当然也不得出去了。老二不是一个大笨蛋,复制品和正品具有同等的智慧,他正规正矩地在自己房间里冲 网,两只耳朵恰没有闲着,市长夫妇的对话他全部听清楚了。其实这段时间来,通过旁听他们的谈话,阅读甄市长经常带回来的市府文件,对市府办公的具体事宜和 社会活动的规律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缓,市长的声音,发自客厅里:卡里怎么一下子多出了一千万呢?老二很吃惊,这件事是与情人小秦暗底里操作的,怎么能告诉夫人听呢?老二边听边分 析,认定市长的心态是:这件事市长本来是不准备告诉夫人钱缓的,现在,想来想去不明白是哪里来的一千万,而小秦又硬说市长亲自出马处理的,说得有板有眼, 还讥笑市长得了健忘症。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夫人毕竟是自己的夫人,市长讲出来的决心是由这个理论基础作支撑着。

    “管它呢!正好弥补做克隆的开支。钱缓和大多数女人一样,实用、直观,又问:那克隆的最后一笔费用汇出去了没有?

    “唉!你们女人啊!市长没有从夫人那儿得到什么好办法,没有好气里说:好了!等于我没说,或许我记错了。

钱缓一跺脚说:噢!一千万哪!你说有就有,你说记错了没了就没有了?我记住了,你又弄到一千万!

    甄其纶最恨老婆这付德性,也懊悔今天公开了这个事情。老二甄其伦暗自高兴,他们夫妇俩压根儿没有把这件事情和自己扯在一起,今后,每周至少可以有二天的机会出去走走,多好!

 

    副市长甄其纶接到通知,将要赴外地开会,老二十分高兴,可以自由一段时间了。过了二天,甄市长带了那个女秘书去了飞机场,一起外出开会,计划要一周之后才回来;日常事务交由男秘书小孔处理。

    第一次的顺利大大地壮了自己的胆子,老二准备乘机会到甄其纶办公室去看看。老二佯装上网,终于等着夫人钱缓离开了家门,老二也就外出向市府走去。门卫只认 脸面不看证件,还向老二立正行了个礼。根据指示牌,一下子就找到了甄办。他径直走了进去,秘书小孔立即跟了过来,小心地问:甄市长,不去开会了?老二 看得清楚,办公室里的惹大的办公桌后面的真皮靠背椅一定是甄市长的坐椅,他大步走过去坐下来。马上有人来问:市长,今天用什么茶?老二想到甄其纶在家 里大多饮龙井,因此,随势地咕噜了二个字:龙井。他根本不回答男秘书小孔的不去开会的问题,反过来问:有急件吗?小孔。他是从胸卡上知道男秘 书的姓名是孔孝泉。

    小孔从文件夹里取出一份手写电话记录,递给他。他一看就站起来,说:好!我亲自去处理此事,备车,你也一起去。原来,那份电话记录是在皇家广场 1608室曾经和他会过的情人小秦刚刚打来的电话,内容是:甄市长:好溪河大型水利工程投标会正在进行,旺盛工程咨询公司李总得到信息,他们可能会失 标。如果你外出不能亲临评标,请速派员来安排此事。小秦

车号A-A00102”的宝马车停在了工程招投标会议的大楼前。会议在什么地方召开?会议上有哪些人参加?有多少家公司投了标?各自的特点是什么?等等。老二甄其伦当然什么也不知道,因此,他叫小孔秘书随他出席会议。

    会议的气氛十分紧张,争论的言辞也十分激烈。当服务生打开会议室门,小孔引着老二进入的那一眨那,会议立即安静下来,全体与会人员傻了眼,只有小秦不慌不 忙地站起来,走向老二轻声说:甄市长,你亲自出马了!其他人则看着他们的对话,小声地议论着,甄市长不是出去开会了吗?这种怀疑立即被事实驱赶走了: 又不是第一次见过甄市长,这不是甄市长是谁!再说,秘书小孔也来了;小秦不是称呼他甄市长,甄市长还和她握手吗!他们两个的友情是路人皆知的事情。

    主席位置被腾空了出来,让给了老二甄其伦坐,很多人争相与这位市长打招呼,老二笑着回应大家;旁边的椅子是小孔的,小孔坐下后拿出了记事本,准备为市长服务。

    “请市长讲话!有人提议,随之一阵掌声。

    老二摆摆手,请大家安静,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么,还是请……”他不认识任何人,只得把脸转向小孔,小孔站起来对一位建设厅厅长说:赵厅,麻烦你 向市长说说情况吧!赵厅长看了一下老二,说:甄市长,您对工程的建设情况了如指掌,我还是汇报今天会议进行的情况吧!总的来说,竞争十分激烈。赵厅 长把会议竟标的情况以及目前的进展情况作了简要汇报。

    老二接过赵厅长的话说:竞争激烈是十分正常的,是好事。现在我想知道,评标委员会由哪些专家组成?是否麻烦举一下手?立即有13只右手高高举起。老二 又摆摆双手,示意请专家们把手放下。然后,老二转过头对小孔小声说着话。小孔频频点头,然后站起来对全体与会代表笑着说:现在应该可以进入评标程序,请 刚才举手的专家留在这里,还有赵厅长也请你留下来;其他贵宾,请你们到外面休息厅休息,稍等一会有了结果再请你们一起来开标。会议室里响起拖动椅子声 音,部分人离开了会议室。小孔又把评标委员会主任、赵厅长叫在一起,随着老二进入了会议室的内间小室。约摸过了四、五分钟,他们四人又回到了会议室,其他 评委(12人)正等着他们。

    赵厅长对大家说:我代表市府十分感谢各位对本市投资的这个重大水利工程招投标工作的辛勤劳动,在正式评标之前,请评标委员会主任委员讲话,以统一思想,开好标以确保工程的顺利进行!

    接着,评标委员会主任把刚才四个人商量的具体建议告诉各位,并说:各位专家,请大家站在公正、客观、科学、全面的立场上参加决标活动,以不辜负市府对我 们的信任!谢谢!主任从文件夹中取出13份标书评定表和有关资料发给其他12位评标委员,请专家们评标。此时,老二对赵厅长和小孔说:小孔,你留下来 协助专家们做一些具体工作,我和赵厅长就回避了。各位!你们辛苦了!谢谢!

    半个小时之后,全体与会人员再次集中。

    主任委员手里拿着一迭已经由专家填写好的标书评定表,对大家说:市长有事先走一步,要我向各位表示歉意!现在我宣布评标结果:旺盛工程咨询公司中标!请大家祝贺他们!会场上响起了一阵勉强的掌声,当鼓掌停下来时,小秦还站在那儿拍手不止。

    主任委员脸上没有任何笑容,低着头宣布:散会!

 

 

4、我不知道他就是我

      甄副市长参加的会议的主题是反贪廉政,会上重点是向高层领导宣讲反贪廉政的新的立法。对他而言法律是残酷的,促使他脑子翻腾着很多笔不可告人的来路不正的 金钱,尤其是那个一千万,不但别人不知道连自己也没有完全弄清楚它的来源。乘着会议晚间休息的机会,在自己住处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再次查阅小金库卡中 的每一笔钱。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的一份表格,令甄其纶眼睛楞在那儿不能动弹,这一千万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又莫名其妙地打进来二千万来呢?他想起情人小秦的 话,她在一次电话里曾经提到过得标后再支付另外二千万的话。

    会议的精神将由甄市长回去传达,并且全国将立即执行关于反贪廉政的新的立法,时间不等人啊!他立即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小秦,正当电话接通听到小秦那美美的声 音时,门铃响了。他只得对电话说:有客人来,过一会我再打给你,你把手机一直开着吧。他匆忙关闭电脑,再赶着去开门,进来的是自己的女秘书,他才松了 一口气。

    “市长!狐精秘书一进门就说:这么压抑的会议,趁休息时应该出去走一走、散散心,好吗?他点了一下头,两人往外走去,回头把门锁好。召开市长会议的 地方是风景宜人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别说风景如何诱人,那空气就足以让城市来的人留恋往返的。一男一女在这巧夺天工的自然中,根本没有心思欣赏什么,各人 想着各自的问题。秘书想得最多的是,如果甄市长这棵大树倒了,她如何办?她琢磨了一下,用纤嫩的手去牵他的粗厚的手,说:市长,我的移民手续何时才办 啊?

    “怎么?不愿意做我的秘书了?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说笑了,还是把正经的事计划好吧!秘书劝他。

    他看了一下这位总会让人不能忘记的女人,可是,夜色已浓也看不清她现在的娇媚,从声音来听似乎不是装着发愁,看来,会议的精神已经深入人心,有震慑力。其实,他比她要着急几倍,遇事不惊是装出来的,这也是男人和女人的一个重要区别。

他乘着夜幕把她摞在怀里,说:我不会不管你的。话虽这么说,她也不是不相信,不过目前的形势发展很快,如果他自己也保不住,又如何让稻草人去救火呢?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说:   “市长啊!你是亲自参加会议的,会上的情况你是清楚的,情况不妙啊!

    他还是吻了一下她:不要过分紧张,我会安排的,放心吧!

     野风吹来凉意浓浓,二人同时还是冒出回住处的愿望,因此,二人肩并肩地住回走,谁也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男女两只手捏得更紧了。

     秘书带着心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还没有坐下来,电话铃响了。她一边懒洋洋地往床上躺一边提起电话听筒。

    “我们离开房间时,我的电脑是放在什么位置的?你还记得吗?一听就知道是甄其纶打来的电话,电脑放在什么地方又有什么讲究?正好自己的心还没有安定,干脆到他那儿坐一会吧,于是说:又怎么了?我来吧!

    秘书走进市长房间时,他脸色很难看,诚惶诚恐的样子,什么事让这个刚才还遇事不惊的男人惊恐了呢?她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既让她觉得新鲜又让她十分吃惊:我怀疑,我的电脑被人有意动过了。虽然有密码,但是,碰到行家是没有用的。

    她笑着说:即使如此,又怎么样呢?你总不见得把给我的那些抒情文字存在里面吧!

    “如果是这些倒也无所谓的,问题是我把资金记录也存在里面了。他几乎瘫在床上。

两人的情绪把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二个小时后,她只得告别他回到自己住处了。

 

     会议结束甄其纶一到家里,小秦的电话就跟着来了:我的大市长啊!一个电话究竟给哪一位大人物打断到现在?夫人钱缓因为老娘身体不佳去看望老人家,而老二守在家里,对市长的话听得再清楚也没有了,市长也不在意。

    “不要调侃了,那新打进来的二千万究竟是怎么一会事?他说话的口气有些急了。

    “哇!市长,你今天怎么啦?小秦十分奇怪,说:你不是亲自来参加好溪河大型水利工程投标会的吗?你还具体的组织了投标,才让旺盛工程咨询公司李总中了标。李总是个讲信用的人,一开标,他就把那余下的二千万打到你卡里了。

    市长心里一惊,挂上电话,转向了老二,问:老二,你是否离开过家里?你是否在外面代表过我?

    老二如实地说:不错,我帮你分担了一些工作,我处理的好溪河大型水利工程投标会完全遵照你一贯原则和方式,我做得天衣无缝,难道有不对头的地方吗?

    甄市长摇着头,心里想现在问题是如何组织自己的撤退?他赶紧把钱缓从娘家叫回来,商量着后事。商量结束后,他俩把老二叫来。

    “老二,我们夫妇二人近日将赴国外度假,你已经在我工作范围内作了尝试,总的来说还行。甄其纶对甄其伦严肃地说:现在,我正式告诉你,从明天起你代替我负责全部工作,不明白的地方,依靠孔秘书;你要记住,在任何情况下,你一定不能承认你是我的复制品。

     甄其伦认真地看着甄其纶,说:我将按你与我公司订立的合同全力以赴,办好你交代的全部工作。

    二天后,甄其纶拿了用甄其伦名义办的出国的一切证件和夫人,找到了海关的朋友成功地出了境;海关某些人员清楚,文件上规定的是不准甄其纶出境,而没有说不让甄其伦出境。

    女秘书来到甄副市长的办公室。

    她说:市长,风声很紧,我的移民手续到底办得如何了?

    他说:我不清楚你说的是什么?你要移民?

    “啊!市长,你可不是这样的健忘的人,和你在外面开会时,那天晚上不是和你说过吗?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皱着眉头,望着对着他的市长办公室的门,三个公安人员正朝他走来。

    公安员问:是甄其纶吗?女秘书觉得不对劲,赶快转身离开。

    他站起来回答:是的,有什么事?

    “你被逮捕了!公安员把一张盖有大红图章的纸放在甄其纶面前,要他签字。

    他在那张纸上签了名:甄其伦。公安员一校对说:甄其纶,你把自己的姓名写错了!请纠正!

    “没有错,我是甄其伦。他说。三个公安员经过商量,把他带走了,并从他身上搜出了一份甄其纶与X国克隆公司签订的克隆甄其纶的合同。

 

    经过校对和调查,包括和海关协查,副市长甄其纶(化名甄其伦)携带了夫人钱缓已经逃往国外;依据国际有关法案,经过努力终于把甄其纶引渡回国。

 

    公开审理甄其纶那天,人满为患。

    当法庭出示了从甄其纶的个人便携式电脑中打印出来的记录着他非法收入的资金表时,甄其纶指着站在他旁边的甄其伦说:很多是他的作为,与我无关。

    甄其伦遵守着克隆合同上的承诺,一言不发。

    审判长问:所有资金都是打人你甄其纶的资金卡里的,当然涉案者是你!甄其伦是代表你活动的,其实,他就是你!

    甄其纶辩护道:我不知道他就是我!

    法庭出示从甄其伦身上搜查出来的甄其纶与X国克隆公司克隆甄其纶之合同书,甄其纶只得低头不语。

   可是,甄其伦究竟犯了什么罪?如何量刑?尚未立法。(完)

 

上一篇:硬科幻《天幕》的作者、科研达人--陈紫蒂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