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世界华人UFO联合会

世界华人UFO信息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天地 > 科幻世界 > 文章

C·J·切莉——归乡

时间:2016-07-18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摘要:SFW刊登的小说中,最受欢迎的往往是伊丽莎白·贝尔的《潮痕》、迈克·雷斯尼克的《知己》这些讲述人类与机器人之间温情的小说。作为科幻圈里少有的大师级女性作家,C·J·切莉却不怎么喜欢走温情路线。她的小说严谨、冷静、技术至上。一个机器人拥有了智能,在它的生存状况岌岌可危时,它会怎样选择?小编认为,这篇《归乡》是对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的最好诠释,毫不煽情的叙事,却仍然会让人感动。

黑暗……虚无。伴随着长长休眠的,只有虚无。塔克林克飘浮在这片星系当中,利用宝贵的储备能量进行了最后一次扫描,终于认定这片星系已毫无价值。它选好了另外一颗恒星,以亚光速向前飘去。

真饿呀。在漫长的岁月中,它已经习惯了这冷气森森、死气沉沉的世界。它能感觉到的除了饥饿,还有淡淡的焦灼。目前这个宿主就要寿终正寝了,它的年限已经太久了。塔克林克刚刚得到这具躯壳时,从不知爱惜为何物。它总是精神抖擞地掠过一颗又一颗恒星,直到能量消耗殆尽,再自信满满地飞向下一颗,下一颗,再下一颗。它肆意挥霍能量,因为自有无尽的恒星为其补充。但是如今,不会再有新的宿主了。塔克林克漂浮着,几乎处于休眠状态,对它来说,时间已经毫无意义,在漫长的漂流生涯中存储下来的记忆也已无关紧要。它将这些记忆——连同它的创造者们的记忆一起——深深埋进意识的深处。

它忧虑不堪,只觉得前途暗淡无光。就连这具全副武装的外壳也无法带给它更多生存的希望。在它飘向新的星系的旅程中,武器再多也是无济于事。

有能量——扫描仪有反应了——而且储量丰富,令人振奋。塔克林克向能量源追了过去。它激动不安,生怕追之不及,因为它已经没有足够的能量启动宿主的武器装备了。又有几个能量源出现在扫描仪中,但塔克林克依然执著地朝第一个发现的目标追去——这一个最容易得手。它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接触了。塔克林克牢牢抓到了目标。它将探测器从行将作古的宿主身上脱离。塔克林克将自己完全激活,它的能量迅速消耗,行将耗尽。此时,它已经穿过了空空荡荡的走廊,来到闸门之前。它打开闸门,全面接触了新宿主。它吸收了宿主的能量,更多的内部系统恢复了活力。它又找到了信息接口,它进去了,接收了新宿主的意识,但它突然间失望了、害怕了,因为新宿主是如此虚弱。它虽然身躯庞大,却是由一间一间空空的隔间联结在一起的。它还保存着关于旅途终点的记忆。塔克林克查阅了这个记忆,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失灵了。塔克林克迅速切断电源,一间接一间地关闭了这具巨大而又无用的机体,但是那个终点——它热切渴望、苦苦寻觅的终点,可能就在这片广袤的荒原之外,在这片群星的沙漠之外。这个宿主在寻觅它记忆中的避难港湾。塔克林克的饥饿感又袭了上来——宿主不顾一切地跃进了超空间——塔克林克放开手脚,任其随意驰骋。它相信,等这个宿主抵达了目的地,一定会找到新的能量。

跃出超空间了。塔克林克打开扫描仪。它突然惊恐起来,它陷入了困境。

没有能量。出现在扫描仪中的是一片蛮荒的世界。塔克林克无助地徘徊着,等候着。

忽然,一丝若隐若现的信号引起了塔克林克的注意,这是一簇细微的能量波动。是一个无线电位标。在这绝望之地,就连小小的位标,塔克林克也不敢轻视。它接近位标,打开舱口,将其一口吞下。这一连串操作就要把它耗干了。塔克林克非常小心地使用着得到的能量,哦,非常地小心,它精打细算,生怕一不小心就没有办法离开邻近的恒星赶往下一颗了。这个宿主的储备不够充足。无线电位标只能提供暂时的能源。塔克林克感觉不妙,它可能会就此消亡——甚至毁灭。

一艘飞船。

某个物体出现在扫描范围内,是一艘飞船,渺如尘埃,但在迅速地接近。塔克林克决定孤注一掷,它操纵着即将崩溃的宿主,打开了接收舱。

遭遇反抗。一阵弹火损坏了宿主的机体。塔克林克愤怒地做出回应,它猛地向前一冲,吞下了这粒不安分的微尘。弹火在冲击舱门,机体持续受损。情急之下,塔克林克启动内部防御系统,进行了小小的镇压。这下安静了,反抗被平息下来。塔克林克暂时脱离了宿主,它进入衰残宿主的内部走廊,这时,它仿佛又聋又瞎,对外界一无所知。它打开了损毁的舱门,滚动脚轮滑了进去,扫描着外来者。它打开装甲,放出高效的探测器。探测器钻进那艘飞船,在狭窄的飞船通道间疾行,暂时没有开启语音,也没有吸收对方的能量。

有活动反应。又是一阵微弱的弹火扫射,爆炸震裂了那艘飞船的外壳。塔克林克启动了个人防御系统。抵抗停息了。一个奇怪的物体从它面前飞快地蹿出。塔克林克追了上去。那鬼鬼祟祟的物体慢下来,静止不动了,它也停了下来。那物体静静地停在那里。塔克林克滚动脚轮走上前去,对其进行扫描。

一阵躁动穿过塔克林克的神经环路,荡起一阵涟漪,激起了深层记忆。塔克林克激动不已,能量在迅速消耗,它也不管不顾。走廊甲板浸上了一片深色的流体,好在对飞船残体没有什么影响。塔克林克伸出一只探测器刺进那物体,对其进行分析,就在它扫描这具物体的构造时,记忆更加躁动不安了。

是生物有机体。塔克林克的躯体震动了一下,越来越深的记忆浮现出来……是一万多年前的记录……它触动了处于最深层面的某些东西。

是最高指令!

与之接触。

一段录音被激活。你好,它说道,你好。那个生物体没有回应。扫描仪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但仍能探测到,生物体的机能正在减弱、恶化。

塔克林克急忙探出其他救护器械,修复生物体受创的器官。塔克林克的躯体中掠过一阵惊慌,最高指令与基本指令相违背。它将信息分类整理、重新计算——它在搜寻,但小飞船的系统让它的搜寻受到了限制——它终于找到了一段关于目的地的记忆——以及其他记忆,意义更加重大的记忆。塔克林克为生物体注入能量,它心神不宁,甚至将内部系统的能量也提前输出了。 它想起来了。

最高指令的优先级高于其他指令。一阵惊惶的风暴席卷了塔克林克的躯体,运算最高指令的结果为“返回目的地”。依靠亚光速飞行,抵达小飞船的目的地需要7.5年。但这具受损的生物体撑不到那时了——根据扫描仪的预测——生物体的时间所剩无几。塔克林克不再犹豫,它高速运转起来,将能量分流出去。这个老旧的新宿主——塔克林克明白了,它不过是一个塞满了生物组织的躯壳——踉踉跄跄地跃入了超空间,然后,跃出。

能量在急剧衰减。新生的恒星还在远处,即使是亚光速飞行也无法迅速抵达。塔克林克顽强地使这具生物体的外部环境保持平稳,使它的流体持续循环,使它的体温保持恒定,让它的周围有空气环绕。能量持续不断地消耗着,不单宿主的能量已消耗殆尽,就连塔克林克自身的储备能源也行将枯竭。记忆在逐渐消失,先是最新的记忆,然后一点一点地向后蚕食,直到塔克林克从自己最初的起源地出发时的时间段。塔克林克更加绝望了,它紧紧抓住这具生物体,抵达目的地便是它全部的希望。

一艘飞船。

饥饿感折磨着塔克林克,但最高指令淹没了饥饿感。快要结束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条指令一直在维持着探测器的运转,它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量用于下一步行动了。塔克林克分出一些能量发出信号,这点努力使它失去了更多的记忆。

飞船做出了回应。塔克林克放弃了自己的未来,它将能量全部输出以维持生物体。它再次发出信号,并打开了接收舱。

是生命体。塔克林克分辨出对方是生命体。你好,它发出信息,你好,我必须回到……

躯体衰竭了。塔克林克不再发出信息,它继续保持着生物体的活力,直到其他生物体将其接管,它们吵吵嚷嚷地表达着关切之意。塔克林克发出一阵表示满意的脉冲。

所有能量耗尽,最后的记忆消退,躯体停止运转。


上一篇:程婧波——西天

下一篇:硬科幻《天幕》的作者、科研达人--陈紫蒂

栏目导航